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新冠疫情不會中斷中國的全球化進程 ——訪清華大學文化經濟研究院院長、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魏杰
Coronavirus outbreak will not interrupt China's globalization process ——Wei Jie, Dean of Institute of Cultural Economy of Tsinghua University and professor at Tsinghua SEM
本刊記者 邢寶華 [第3468期 2020-06-22發表]
5月23日,白雲悠悠,微風徐徐。路邊草木葳蕤,花香四溢。在疫情後剛剛營業的世紀金源大酒店咖啡廳內,伴着淡淡的咖啡香氣,清華大學文化經濟研究院院長、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魏杰接受了本刊記者關於“如何看待疫情後的中國經濟”的專訪。魏杰認為,如果修復經濟、刺激經濟、深化改革能夠到位,中國經濟會走過這次難關的。而且一旦走出了,會改變世界格局。

他強調,這次疫情可能是改變世界格局的一個重要的偶然事件,但是會推動世界格局的變化。總體來講,從第一季度到現在,我們整個政策上總體比較謹慎,有人叫保守,實際是對的,修復的時候不能像搞投資那樣搞,這沒有意義,應該研究才行。所以,我們如果能夠按照修復經濟、刺激經濟、深化改革這個趨勢來推動的話,中國經濟前途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所以,我對我們這一次未來的方向仍然是比較樂觀的。

 

新冠疫情對中國經濟到底有什麽樣的影響?中國經濟會不會出現衰退?


疫情帶來的衰退是短時期的,還是中長期的?這是大家最近最為關注的一個問題。中國第一季度GDP增長是-6.8%,這個負增長不是因為經濟本身所引起的,是因為新冠疫情逼停了經濟。

魏杰指出,一季度,雖然新冠疫情逼停了中國經濟,但是中國經濟基本面仍然是向好的。第一,産業鏈、供應鏈雖然受到影響,但沒有受到重大的影響。第二,我們的市場需求仍然存在。第三,工業化、城市化的趨勢沒有停止,尤其今年進入都市圈的階段。第四,我們現在的改革還沒有結束,改變仍然有巨大的空間,改革紅利還在。第五,人力資源和人口紅利還存在。

魏杰判斷,這次的新冠疫情不會導致中國經濟的長期衰退。他表示,中國的基本經濟面沒有受到重大的衝擊,所以,估計第二季度,隨着我們復工復産復業的不斷推進,大致上估計可能會走向正增長,而第三、第四季度一定將走向正增長,估計政策如果得當的話,第三、第四季度的增長可能在3%-4%左右,所以,估計全年增長應該在2%-3%。

 

這次新冠疫情會不會引發金融危機?


魏杰坦言,新冠疫情會不會引發金融危機,實際要具體分析。在中國引發金融危機可能有五個方面的因素。

第一,銀行。如果銀行體系出現大規模的呆壞賬,那麽就有可能引爆金融危機,但現在中國銀行體系基本是安全的。到3月底,我們M2差不多209萬億,貸款餘額是165萬億左右,呆壞賬率是2.04%,估計可能第二季度,呆壞賬還會有所上升,就是假定到1%,呆壞賬也就是3萬億左右。我們現在的銀行居民存款是44萬億,從這個角度來講,銀行是安全的,應該不會引發所謂金融危機問題。

第二,債券市場。債券市場如果出現大規模的兌付危機,就有可能引發金融危機。截至4月底,債券市場上政府債務餘額不到40萬億,公司的餘額不到30萬億。雖然最近有一些企業可能債券兌付出一點問題,但估計影響不會太大。因為總的來講,我們這幾年對債券市場的控制還是比較嚴格的。自身抵押和擔保的質量還比較高。所以,從債券市場來看,引發金融危機的可能性不大。

第三,股市。股市會不會出現大幅度所謂的暴跌,會不會引發金融危機?估計不會,因為中國股市在我們融資中佔的比例實際還很低,中國實際還是以間接融資為主的國家,再加上新冠疫情爆發以後,中國股市沒有出現太大的讓人感到震驚的下跌。再加上最近我們對股市的所謂“欺詐行為”、“財務造假”是零容忍態度,可能會進一步推動股市的改革,就更不應該會有這個問題。

第四,房地産。人們擔心房地産會不會出現問題而導致中國出現金融危機。我估計可能性不太大,原因是,如果我們就從“住房不炒”角度來看,中國房地産發展還是有空間的,暫時不會出現我們很擔心的現象。再加之,2020年我們進入小康社會,人們對居住的要求也會不斷提高。所以,估計房地産價格暴跌引發金融危機的可能性不是太大。

第五,外匯。外匯如果出問題,也會引爆金融危機。外匯主要兩個問題,一是外匯儲備量,就是外匯儲備量能不能應對國際支付。二是本幣是不是大規模貶值。現在來看,中國暫時不可能,一是疫情爆發之後,我們外匯儲備量還在3萬億以上。這樣外匯儲備量應該不會受到太直接的收縮。

所以,這樣從影響金融危機的五個方面來看,魏杰認為,這次新冠疫情不會引發中國的金融危機,這點大家完全可以放心,但確實會帶來經營方面的壓力。疫情結束以後,我們要解決這方面的後遺症,那就是2021年、2022年,可能我們對宏觀負債率的問題和流動性過剩的問題要適當警惕。

 

疫情會不會中斷中國的全球化進程?


最近,西方一些政客在不斷地抹黑中國,甩鍋中國,會不會中斷中國的全球化進程?魏杰分析,這或許會對我們在短時期內的全球化有影響,因為它會煽動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對中國有各種各樣的看法,這樣會使中國的國際貿易和國際交往受影響。他指出,中長期影響不會。因為國際貿易全球化的背後的主要的原則是利益原則,那就是互利共贏。

魏杰認為,只要中國為世界能提供利益,那麽中國不可能和世界脫鈎,我們有三個優勢:

第一,製造的優勢。中國有較為完整的産業鏈和供應鏈。我們號稱世界製造大國。現在中國不少的産業是世界規模之一,而且中國是世界工業門類最全的國家。這次疫情中,我們也感覺到,中國是製造業大國,但還不是製造業強國。我們有五個短板很明顯,包括:航空、材料、數控機床、醫藥、新型硬件等。所以,在這次疫情之後,我們要把中國從“製造業大國”要轉向“製造業強國”,要補這五個短板。如果這五個短板能夠補上來的話,中國能生産別人生産不出來的產品,而且價格又便宜,質量又好的話,中國不可能和世界脫鈎。此外,中國還會推動全球化的進程。

第二,市場優勢。中國是世界最大的單體市場,擁有14億人口,3億多中産階級,很多國家的利益都在中國市場上,他們的産品和服務在中國才能實現,怎麽可能和中國脫鈎?所以,我們應該繼續開放市場。産品市場、服務業市場、投資市場這三大市場都應該繼續開放,讓中國成為世界市場大國。

第三,我們是服務貿易需求最大的國家。中國的服務貿易需求非常大,包括留學生消費、出國遊消費,以及中國仍然是知識産權和技術專利需要量最大的國家,每年給世界所支付的所謂專利費用和技術費用都是個龐大的數字。

魏杰指出,中國最後能不能進行全球化的關鍵,是繼續堅持互利共贏的原則,只要中國不斷地給世界提供利益,和世界實現共贏的話,不可能出現脫鈎,想脫也不可能。最起碼剛才講的三條:市場優勢、人口的優勢、服務貿易優勢,標誌着中國仍然在全球化市場中間給人們提供巨大的利益,可以實現利益共贏的。所以,這次新冠疫情雖然短時期內,對中國的全球化有影響,但中長期不會,只要我們政策得當,這次恰恰會推動我們的全球化。

 

新冠疫情之後我們該怎麽辦?


魏杰認為,應該分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我們重點應該是“修復經濟”,第一、二、三季度應該以修復經濟為主。修復經濟最主要目標是“六保”:保民生,保就業,保市場主體,保産業鏈、供應鏈,保糧食和能源安全,保基層運轉。這是核心。

對於“修復經濟”最主要做法,魏杰給出了三條良方,包括減免稅費、對企業和個人進行補貼以及保持流動性的充足和降低
利率。

第二個階段應該叫“刺激經濟”。“刺激經濟”應該在第四季度全面展開,要必須想辦法刺激經濟。怎麽刺激呢?拉動增長三駕馬車:出口、消費、投資。

魏杰指出,投資可能是刺激經濟的最主要的重點,分為兩大塊:一是所謂公共産品投資(傳統基礎設施建設、新基礎設施建設、都市圈建設和公共衛生體系建設),二是企業經營性投資三大産業(戰略性新興産業、現代製造業、服務業),如果四季度刺激性政策出台,資金到位的話,應該在2021年上半年,投資拉動就會顯現出來,估計投資可能會重回第一位。“這是我們怎麽辦的第二階段,刺激性政策的重點,不是刺激出口,也不是刺激消費,是刺激投資。”

第三個階段是深化改革。尤其到2021年後半年的時候,改革應該成為主題。中國的經濟一旦通過修復、刺激進入常態之後,我們還得回到常態上來推動改革,那麽改革的方向就是市場經濟、混合經濟、法治經濟,這三條是我們必須堅持的方向。

第一,市場經濟關鍵是處理好市場和政府的關係;第二,混合經濟,關鍵是公平地對待民營經濟;第三所謂的法治經濟,只有在法治經濟基礎上,人們才有信心,不然沒有法治經濟的保證,人們都移民了,怎麽去搞經濟?要法治經濟,雷打不動。而且現在憲法、民法、刑法都在完善,應該進一步進入法治經濟才能解決問題。

如果這三個階段:修復經濟、刺激經濟、深化改革能夠到位,中國經濟會走過這次難關的。而且一旦走出了,會改變世界格局。這次疫情可能是改變世界格局的一個重要的偶然事件,但是會推動世界格局的變化。

 
▲魏杰與本刊記者邢寶華合影


經導全媒體矩陣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