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應對疫情下的經濟惡化須有新思維
New thinking is needed to deal with the economic deterioration under the epidemic situation
易憲容 [第3466期 2020-05-25發表]

 
易憲容
  1958年10月生於江西上高。曾在華東師範大學、中國社科院學習,分別獲得學士、碩士、博士學位。曾在中國人民大學做博士後。為國際新制度經濟學學會會員。曾在湖南師範大學、香港大學、中國社科院金融所工作。現為青島大學財富管理研究院院長。專長為制度經濟學、現代金融理論和中國金融、房地產理論等,並為國內多所名牌大學EMBA課程的教授。
 
從美聯儲3月15日舉行的緊急會議記錄來看,面對新冠病毒肺炎的影響及可能導致經濟急劇惡化,美聯儲委員們認同動用所有利率工具,讓利率錨定在底部水平,直至經濟有足夠能力抵禦疫情所帶來的風險。美聯儲的委員們假定美國經濟可能出現兩種發展情況,一種情況是今年下半年復甦,即V型反彈;另一種最為惡劣情況是經濟進入衰退,直至2021年才可能有明顯反彈。面對經濟衰退威脅,委員們決定斷然採取強力(forceful)手段,不惜將利率降至緊貼零的歷史低水平。也就是說,面臨新冠病毒疫情所造成的經濟惡化,美聯儲的應對方式是讓信用擴張過度到極致。
 
可以說,在美聯儲的緊急議息會議時,對新冠病毒疫情未來發展對經濟的影響,美聯儲基本上採取了底線思維的態度,考慮到疫情最為惡化的條件下採取的應對策略。不過,可以肯定,當時美聯儲委員們肯定估計不到,新冠病毒疫情會發展到現在這個狀態,而美國是疫情最嚴重的災區。而且這種情況再擴散程度有多深,時間會持續多久,目前是完全不確定的。為了防控疫情再度惡化,封城、鎖國、以政府管制的方式要求人與人之間的社會區隔就不會停止。在這種情況下,商業活動停止、居民消費緊縮、企業生產停擺、貿易活動受阻、生產供應鏈中斷等,全球經濟衰退與經濟危機爆發已對成了大概率事件。
 
不過,這次全球性經濟衰退與以往有很大不同,它是系統性停擺,早已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是一種超級外部力量衝擊下所導致的經濟體系出現的劇烈震盪。這種劇烈震盪表現為供給突然中斷與損失巨大,需求突然急劇收縮及不知何時可啟動。更為重要的是,在這種供求急劇收縮過程中,人們對死亡的恐懼、對新冠病毒疫情擴散及延續的不確定性以及經濟的不確定性正在產生超級恐慌。這種恐慌及預期將直接導致人們及企業的行為模式及交易模式改變。所以,對於新冠病毒疫情對經濟衝擊和影響,用傳統的思維來認識,用傳統的方式來應對,可以會隔靴搔癢,不得要領,我們要用一種新的思維來認識它,採取一種新的方式來應對。
 
可以看到,面對新冠病毒疫情不斷地惡化,為了防控疫情再惡化及可能引發的全球經濟衰退,歐美及全球各國政府,不僅根據疾病大流行採取了嚴重的隔離政策,同時也啟動財政與金融並舉的巨大規模的強力救助經濟的政策。而這些救助政策有兩個最為重要的特徵。
 
美國勞工部5月14日公布的數據顯示,前一週美國首次申請失業救濟人數為298.1萬,高於市場預期的250萬,凸顯新冠疫情持續對美國就業市場造成嚴重衝擊。圖為在美國紐約一個食品發放點,人們排隊等待領取慈善組織發放的免費食品。

寬鬆貨幣政策無法對症下藥

 
一是金融貨幣政策寬鬆了再寬鬆,讓各國金融市場的信用過度擴張推上到極致。可以說,這次由新冠病毒疫情所引發的經濟危機,使商業活動突然休克,既不是瞬間流動性急速收縮所導致,也不是經濟週期性調整所引發,但是各國政府所開出的則是醫治2008年金融海嘯時的藥方,這種藥方要治當前全球的經濟衰退肯定無法對症下藥,更何況治金融海嘯的藥方本身就存在大問題,已經讓近十年來的實體經濟及金融市場帶來了嚴重的負面影響。
 
因為,2008年美國金融海嘯爆發是由於信用過度擴張後所引發的金融市場流動性突然收縮,從而導致市場過度恐慌,並由此引發實體經濟的融資突然收緊,實體經濟驟然失血、缺血而引發經濟危機與經濟衰退。所以,當時各國央行聯手向金融市場注入大量的流動性,向市場輸血,可以立即穩定市場信心、消除恐慌,並讓金融市場及實體經濟逐漸地回歸到正常。比如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之後,美聯儲把其基準利率降低到零水平,及連續三次採取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救經濟。但如果這種信用過度擴張不能夠及時讓貨幣政策正常化,它既可以是經濟復甦的動力,也可以是金融危機再次爆發的根源。因為,當大量的資金注入金融市場而不流入實體經濟時,一定會吹大各種資產泡沫。美國2011年的大牛市、中國2017年的房地產價格暴漲、及全球各國資產價格快速飈升都是與這種信用過度擴張有關。而當前一些國家的資產價格泡沫破滅及美國大牛市的結束,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只不過是壓垮這些泡沫破滅的最後一根稻草。
 
如今新冠病毒疫情衝擊美國經濟,目前已導致了近三千多萬人的失業,美國經濟已經陷入了嚴重衰退中,並且這種局面還可能惡化。面對這種局面,美聯儲不但重施故技,而且變本加厲,瞬間讓美聯儲的基準利率下降6碼到零水平,還實施無限制的QE,甚至購買美國企業垃圾債券。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看上去具有前瞻性,是有救助將要破產的企業,實際上不僅重蹈覆轍,也是病重亂投醫。因為,受疫情的衝擊,許多企業早就破產倒閉了,融資渠道最便利、融資成本最低,對這些破產的企業來說,已經沒有多少作用了。而金融市場流動性泛濫,最終同樣不會流入實體經濟,同樣會在金融體系內循環。如果這種情況出現,只能讓搖搖欲墜的美國股市茍殘延喘,但已經刺破了美國股市的這個大泡沫,肯定是無法再回去2011年的大牛市。在這點上,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之後,中國貨幣當局的救助政策沒有隨着美聯儲的貨幣政策起舞,應該是棋高一著。而且有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後的經驗教訓,中國政府沒有推出強力啟動房地產的急進金融政策,更應該是一種正確的選擇。
 

大規模救助政策

實際效果不確定

 
二是為了防控正在惡化的新冠病毒疫情的擴散,各國政府採取各種嚴厲措施,如封城鎖國、限聚令、居家令乃至社交隔離等,這既是阻止疫情擴散的必要方式,也是造成當前全球經濟突然休克及墮入衰退深淵的根本原因。為了減少經濟衰退對企業及民眾的衝擊和影響,歐美各國政府推出了一連串巨大規模的經濟刺激方案。但是,這些規模巨大的經濟刺激方案的目的看上去是希望不能讓經濟陷入嚴重衰退,不讓企業破產倒閉,不讓民眾生活陷入困境,但這些方式既沒有以新認知來應對,同時也正在摧毀運行了幾百年的市場經濟法則。比如,這次以美國政府為主導的疫情經濟救助方案基本上為兩大特色,一是救助經濟方案的規模一般都是在佔GDP比重的10%左右;二是政府為防止經濟衰退包底,幫助企業給工人發工資。美國有薪酬津貼及調升失業救濟金,英國政府向企業老板補貼工人工資80%,上限每月2,500英鎊,為期半年。加拿大、新加坡、香港等地救助政策也是大同小異。這樣的救助政策給未來經濟帶來什麽後果是相當不確定的。
 
不過,只有德國的短工制則是一種較有特色制度創新。它是一種政府職能與市場法則的結合。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的第一時間,德國政府以最快的速度推出了一系列保障企業生存和就業措施,包括“短工制”(Kurzarbeit)。在德國,如果企業沒有了訂單,短時工作是很受企業主歡迎的降低薪資成本。企業以工時時間支付工資,不足原來薪資的部分由德國勞工局補償這部分工資稅後的60%。有孩子的員工則為67%。這樣一來,陷入困境的企業就可以在不必裁員的情況下減少薪資成本。同時,也保證員工不失業。如果經濟狀況有所好轉,企業可以立即啟用這些有經驗專業員工。早在上一次2008年的經濟危機中,這種制度起到過重要作用。所以,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德國政府又啟動了這一政策。而且這種短工制目前也為歐盟一些國家所仿效。西班牙、意大利、法國、奧地利和瑞士為了讓企業能夠度過危機,也引入了短時工作的機制。
 
也就是說,當前以美國為主導的大規模救助政策,其實際效果如何是相當不確定的。這不僅在於新冠病毒疫情未來走勢的不確定性,在於這種疫情會持續多久,更在於疫情之後不少國家一定會債台高築,生產力下降,以及市場經濟法則的嚴重侵蝕,經濟生活中的激勵約束機制缺失,從而使得整個經濟體沒有活力,經濟增長動力喪失,經濟又可能陷入新的衰退與困境之中。所以,當前各國的經濟衰退是痛苦的經歷,但這也是經濟浴火重生、重拾活力的一個起點,對此最為重要的就是讓市場經濟的法則能夠長存,而不是政府對整個經濟衰退包底。所以,當前全球新冠病毒疫情所導致的經濟衰退,並非僅是簡單地用傳統的思維及傳統的方式可應對的,而是要有新思維,對這種經濟衰退要有新認識,從而根據其特徵採取新的應對方式。這樣才能為經濟走出衰退及未來健康持續發展創造條件。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20全國兩會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