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疫情衝擊全球經濟卻難撼動中國供應地位
China remains to be the world’s top supplier while the coronavirus hits global economy
戴肇洋 [第3463期 2020-03-23發表]
 
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學博士修畢。歷任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顧問,台灣綜合研究院副所長、所長兼財經諮詢委員會委員暨執行秘書,台灣經濟研究院組長,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國際經濟組召集人,中華勞動與就業關係協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員等職。
 
今年春節前夕所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隨着疫情持續延燒不斷擴散,正在蔓延全球各地,迄今為止受到波及國家已經達到140國以上,確診人數突破21萬人,其所涵蓋的地區與確診人數已超過2003年的SARS疫情。
 

疫情肆虐下全球經濟籠罩陰霾

 
不可否認,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肆虐衝擊下,中國無法避免首當其衝,讓正在下行的經濟成長籠罩陰霾。尤其近年以來中國國民所得快速增加,民間消費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接近四成,雖原先預估今年中國經濟成長可以達到6.0%,但受到出口下滑、消費減緩影響,許多國際機構預估中國第一季度經濟成長不易達到4.5%,全年經濟成長將可能下修至5.5%。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並非僅是波及中國經濟,而是已經更進一步延伸影響全球經濟,原先預估今年全球經濟成長極有機會達到3.0%以上;但是,在疫情爆發持續延燒後,許多國際機構將今年全球經濟成長預估下修至2.5%,若未來在短期內疫情不斷擴散,則今年全球經濟成長恐將難以支撐維持2.0%。其實,亞洲開發銀行曾經對持續全球蔓延的新冠肺炎對經濟發展的衝擊提出分析報告指出,全球經濟所受到影響的金額預估高達3,407億美元,佔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至少0.4%。
 
其實,我們從各國部分經濟指標中可以發現蛛絲馬迹,例如近年以來雖美國經濟表現不錯,但受到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響,造成股、匯市呈現大幅震盪,加上面對經濟前景悲觀,最近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在臨時會議中參考2008年“雷曼兄弟”破產之後措施,採取緊急降息0.5%,未來預估聯邦準備理事會將會持續降息,已無疑地說明美國經濟警訊。
 
至於歐、日等其他國家方面,近年已處於持續低迷的經濟狀況,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衝擊肆虐下,更是有如雪上加霜,正在破壞讓各國政府聞之色變的全球“產業供應鏈”和“消費需求鏈”等“雙層斷鏈”危機。目前這些國家央行除了表示將會適時採取降息,以及實施量化寬鬆政策之外,政府更是先後提出許多提振經濟短期政策,包括:調度防疫用品防止疫情擴散,穩定民生物價提高消費信心;採取降息減少企業經營成本,實施減稅改善總體環境;針對直接受到疫情影響產業,例如運輸,零售,餐飲及旅館等觀光旅遊相關產業,提供短期、直接類似現金等補助;針對其他受到疫情衝擊產業,提供支援產業經營或促進出口等措施,卻又難以阻擋經濟下跌頹勢。
 

歐、日等國家近年來已處於持續低迷的經濟狀況,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衝擊肆虐下,更是有如雪上加霜,正在破壞讓各國政府聞之色變的全球“產業供應鏈”和“消費需求鏈”等“雙層斷鏈”危機。圖為3月17日,在英國倫敦,一家市場的餐飲區在午飯時間顧客稀少。(新華社圖片)
 

中國復工進程對全球經濟至關重要

 
不過,此時此刻國際社會更加關心的是,中國實施改革開放政策之後,憑藉頗低廉的生產成本開始扮演全球製造基地角色,近年每年供應全球製造產品量值超過三分之一,如果中國在短期內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而無法完全復工恢復既有產能,除了讓全球許多最終消費產品的供應受到波及之外,更是讓全球許多重要產業之供應體系陷入斷鏈危機。事實而言,目前全球許多經濟體絕大部分民間最終消費產品需求,是來自中國的進口供應,部分經濟體尤其亞洲周邊與中國產業緊密連結的國家產業製造所需要的中間財零組件,也是必須依賴中國出口供應,一旦中國各地復工程度緩慢、物流運輸受阻,勢必更進一步讓全球經濟受到嚴重之衝擊。
 
舉例來說,美國官員曾經公開承認,其基礎用藥例如盤尼西林及其他許多藥品,甚至實驗所需要的動物或試劑,迄今為止仍是依賴中國供應,如果中國因疫情而減少供應或斷鏈,美國整個醫療體系運作及生物醫學研究,將會立即明顯受到嚴重波及。再者,中國大陸為台灣的最大貿易夥伴(目前包括香港在內對中國大陸的出口佔比高達40.1%,進口佔比則是20.5%),加上台灣許多產業製造與亞洲供應鏈結之高度連結,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持續延燒不斷擴散,則台灣產業製造及出口勢必受到負面影響。
 
其實,從許多國際機構所調查的報告中顯示,目前在中國出口原材料零組件中佔全球比重較高的產業,其中以電信機器設備類別為最高,全球佔比超過40%以上,其次則是紡織原料類別,全球佔比接近40%;此外,與醫療製藥相關的化工原料類別出口,全球佔比也是達到10%。不過,由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造成中國工廠復工狀況明顯延遲,將會使得這些依賴中國供應原材料零組件偏高的產業之製造呈現不穩,如此勢必對全球產業之正常發展造成嚴重影響。另一方面,在報告中甚至指出,今年3月下旬工廠是否可以完全復工是觀察的底線,如果屆時復工不太順利再度延遲,未來可能使得許多產業國際企業被迫選擇撤離移轉第三地區,如此將會提高中國供應鏈結崩壞風險。
 
在此同時,面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持續延燒不斷擴散,加上之前中美貿易爭端過程中促使部分產業國際企業撤離中國之下,是否真的有如上述所指出的,中國供應體系正在呈現崩壞現象,甚至提高斷鏈風險?或許我們可以回顧2005年國際著名經濟學者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教授在其所著作的《世界是平的》一書中描述加以檢視:由於資訊科技的蓬勃發展,進而促進全球分工體系的快速來臨,包括:擴大外包、延伸海外生產、建立世界供應體系等,都是世界自從1990年代初期開始快速形成所產生的模式;尤其是在中國改革開放之後經濟快速崛起,同時與世界經濟之順利接軌,甚至更進一步逐漸“整平”世界經濟,可以發現其端倪。
 
在佛里曼教授所著作的《世界是平的》一書發表後,其指出全球經濟所呈現的“整平”樣貌,不但讓國際社會驚豔世界快速變化趨勢,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讓美國警覺中國經濟實力已經快速崛起,若不再積極重視、同時適時扭轉此一分工體系,則未來世界經濟勢必轉型為中國領銜的格局。其實,從奧巴馬總統上任後所推動執行的“重返亞洲策略”,至特朗普總統上任後所積極倡議的“印太策略”,其背後真正意圖是在箭指近年已快速崛起、正在影響全球的中國產業供應體系,最後引然中美兩國貿易戰、科技戰。
 
因此,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爆發之後,同時開始朝向全球各地蔓延,有如中美兩國貿易戰與科技戰之外,再度開闢所延伸出來的“戰場”,讓美國警覺在這個“世界是平的”戰場中對美國所帶來的風險。毋庸置疑,在之前中美貿易爭端過程中,雖促使部分產業國際企業撤離中國移轉東盟國家,但若以目前東盟國家狀況來看,其實許多產業鏈結配套並不完整。儘管,這些國際企業為了關稅或成本等因素移轉東盟國家重新設置製造基地;然而,在製造上許多原材料零組件卻又難以擺脫來自中國進口供應,若中國復工延遲無法充分供應,則在製造過程中勢必受到影響,其產業仍存在着高度斷鏈風險。
 
探究其癥結乃是,在學理上,任何產業製造廠商面對供應廠商替換是需要時間與相關資本之投入,亦即產業鏈結移轉所衍生的成本通常較為高昂。因此,如果在短期內中國製造產能能夠恢復,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對中國產業鏈結移轉的影響,將會是有限的;相對而言,如果中國因復工不太順利而導致產能減少,其不確定性因素無法在短期內獲致有效改善,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對中國產業鏈結移轉的衝擊,將會是嚴重的,不但可能使得中國內部造成失業率加劇,甚至導致產業“空洞化”危機。
 

近日,哈電集團哈爾濱電站閥門有限公司全面復產復工,企業正加緊產品生產,保障國內外重點項目訂單。圖為在哈電閥門的生產車間,工人在進行生產作業。(新華社圖片)  
 

各國或無法與中國經濟“脫鈎”

 
在此同時,面對此次所爆發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正在威脅全球經濟,甚至造成產業“斷鏈”之下,其實已經引起許多國家政府及企業開始考量是否與中國的經濟互動,從過去的“連結”轉型為“脫鈎”,以及積極規劃是否與中國的產業往來,從目前的“長鏈”調整為“短鏈”問題。但是,不論與中國的經濟關係轉型為擴大本國內需或其他國家合作的“脫鈎”,或是與中國的產業供應調整為本國或第三地區供應的“短鏈”,任何選擇必須具體可行,而且安全穩定,始有可能無縫接軌,達到真正獲致效益。
 
畢竟,中國在經濟總量上,為全球僅次美國的規模,在產業位置上,已扮演着全球供應體系的核心角色,目前更是已高居全球第一大出口國及第二大進口國之地位。若以2019年為例,全球經濟成長2.63個百分點之中,中國所貢獻的佔比達到1個百分點,其經濟動能對全球經濟的外溢貢獻已經超過2003年SARS時期。再者,未來在達到全面小康社會後,其14億人口所形塑的內需市場,儼然是全球最大的市場,從原材料零組件至最終消費產品,在沒有較可行的替代狀況下,均有其極龐大的規模經濟產能(Economies of scale),以及具有絕對競爭優勢,不論是經濟上抑或是產業上,與中國供應體系之脫鈎或斷鏈,無異自掘陷阱,遭到市場淘汰出局,最後甚至波及國內就業機會。
 
整體而言,面對近年以來中國已成為促進全球各國經濟成長或產業發展極為重要的製造基地及消費市場之下,如果全球經濟在沒有中國的樣貌狀況,世界是否仍然是平的樣貌?個人認為,其關鍵並非在於政治,而是在於經濟。亦即全球經濟在受到中美貿易爭端波及,以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衝擊肆虐後,未來肯定將會呈現較為不平樣貌。
 
亦即任何國家未來在治理方向上,雖可以選擇抗拒中國在全球政治上的影響力或主導力,但是否能夠抗拒中國在全球經濟上的競爭力及吸引力,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全球將會在“拒平”的政治上與在“求平”的經濟上,彼此之間進行角力。因此,如何因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較為緩和之後全球產業所可能呈現的不同格局,是否可能在中國14億人口之外重新建立產業鏈?或是仍然無法撼動以14億人口為基礎所建立的產業鏈?此乃為未來各國政府必須更加關心無法擱置的問題核心,同時是各國企業需要在這些夾縫風險中謀求生存找到自己最佳發展定位之挑戰。


經導全媒體矩陣
2020全國兩會
眾志成城戰疫情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8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