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深圳四十年的發展基礎與“先行示範區”的突破趨向(下篇)
The foundation of Shenzhen’s 40 years development and the breakthrough trend of being a "pilot demonstration area" (Ⅱ)
魏達志 [第3459期 2019-12-30發表]
 
魏達志
  現任廣東省人民政府參事,深圳大學教授二級。1977年考入上海復旦大學,畢業後留校任教並擔任校長顧問蔡尚思教授學術助手,從事中國思想文化史研究;1984年調入深圳,任深圳市博物館特區部負責人;1986年擔任深圳電子信息產業、華強北中國電子一條街奠基者馬福元先生秘書;1991年評為深圳市文明市民(道德模範),被授予特區模範青年知識分子稱號,1993年獲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1995年獲深圳市鵬城功勛章;1996年獲全國民主黨派工商聯為兩個文明服務表彰;1997年被中共深圳市委確認為深圳市傑出專家,同年調入深圳大學。2014年獲國務院全國民族團結模範獎,2019年獲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頒發的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紀念章;35年來長期堅持特區經濟與城市發展的跟蹤研究,研究方向為特區經濟、產業經濟、科技經濟、藝術經濟、城市與區域經濟。 
魏達志出版的學術與藝術類著作計32種,獲獎十餘次。主編大型叢書《深圳高科技與中國未來之路》共20部計600萬字;其中《達志文集》於1993年獲全國第四屆優秀青年圖書二等獎,《深港國際大都會形成機理研究》於2009年獲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第二屆原創圖書獎,《遞進中的崛起》於2011年列入國家“十二五”重點出版規劃並獲深圳市第六屆哲學社會科學優秀著作一等獎;《中國書畫藝術的經濟學視野》於2015年在北京由人民政協報主辦學術研討會,獲第五屆“深圳版權金獎”作品獎與深圳市社科優秀著作三等獎,2018年出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研究》獲深圳市第九屆社科優秀著作二等獎。在全國各地CSSCI、核心期刊與媒體理論版發表學術論文200餘篇,領銜各類產業規劃與研究項目數十項,多次獲得各類學術與政府決策諮詢獎。
 

七、優化高質成長全球領先的產業結構—實現優化產業結構向提升全球分工地位的突破

 
深圳四十年來所擁有的產業結構高度化,既是深圳發展的優長結構,也是歷屆深圳市委、市政府常抓不懈的戰略性結構,目前深圳擁有高新技術產業、物流業、金融業和文化產業等四大支柱產業,擁有生物、互聯網、新能源、新材料、文化創意、新一代信息技術、節能環保等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並已經成為國內戰略性新興產業規模最大、集聚性最強的城市;深圳擁有航空航天、生命健康、機器人、可穿戴設備和智能裝備等五大高成長的未來產業;深圳還擁有十類左右的文化創意產業;加上服裝、家具、鐘表、黃金珠寶等若干優勢傳統產業,使得深圳已經形成了在全國大中城市裏最具高端引領、快速發展、持續發展、滾動發展的“最優產業結構”,並在具有優化產業結構的前提下,形成“結構優於規模”的競爭性優勢。
 
以深圳高新技術產業跨越式的發展為例,深圳市統計局的數據表明,深圳高新技術產業產值從1979年零起步到2010年突破1萬億元大關,用了32年;從2010年的1萬億元邁向2017年的2萬億元,用了7年。黨的十八大以來,深圳高新技術產業產值由2012年的12931.82億元提升到2017年的21378.78億元,年均增長10.6%;增加值由2012年的4135.24億元提升到2017年的7359.69億元,年均增長12.2%,佔GDP比重提升至32.8%。
 
深圳作為“先行示範區”應當持續不斷地培育創新新動能。促進5G、新一代人工智能、網絡空間科技、生命信息與生物醫藥、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推動人工智能的規模化應用,推動大科學裝置的盡快落地,規劃建設石墨烯產業基地,培育最新一代半導體、新材料、新能源、生命科學、生物制藥等創新型產業,發展海洋產業及其它跨域型新興產業並佔領世界制高點。“結構優於規模”,深圳優化的經濟結構與產業結構,將在粵港澳大灣區未來的發展當中進一步強化核心引擎功能並產生勢不可擋的先行優勢,為創建“先行示範區”衝刺世界標桿城市奠基,並為中國重新改變現有的世界產業分工格局、改變發達國家在核心、在上游、在高端;而我們在邊緣、在下游、在低端並受制於人的被動局面,提升中國在全球產業分工中的應有地位作出有效支撐和傑出貢獻。
 

如果要評選深圳最出名的一條“路”,那麼華強北路是很有希望上榜的。來深圳的人必去的地方,除了那幾個主題公園以外,華強北電子一條街大概是必不可少的。作為中國首屈一指的電子產品集散地,它對中國乃至全世界的電子產業都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華強北的從無到有、從小到大,是深圳改革開放歷程的真實寫照。(余偉德攝影)  
 

八、優化發展環境並孕育活力的市場主體—實現培育市場主體向形成法律制度保障突破

 
深圳之所以能夠形成全國矚目的“企業成長模式”,是因為深圳已經成為全國創新型企業、戰略性企業、高科技企業、高成長企業、知名品牌企業最為集中的城市,並且能夠擁有不斷優化的商業模式與產業業態。與此同時,深圳因此也形成了全國最好的“所有制結構”。
 
目前深圳商事主體總量繼續穩居全國大中城市首位,創業密度最高。期間發展民營高科技企業,在城市創新體系之中,企業在從事技術創新、依託知識創新獲得價值發現,並確認自身在產業技術鏈上的環節與位置,從而掌握若干核心技術,提高核心競爭力的企業案例在深圳屢見不鮮。大量的民營企業的存在,是深圳提升市場活力的重要動力。與此同時,由於深圳創造了良好的企業成長環境和“企業成長模式”與“企業家成長模式”,這也是深圳源源不斷地產生500強企業與品牌企業和大批優秀企業家的重要基礎。
 
根據央廣網2018年1月15日消息(記者楊振)深圳不斷推動商事登記制度改革,簡化登記程序,讓市場主體准入門檻大大降低,激發了市場活力。目前深圳商事主體增至300多萬家,居全國城市首位。深圳從2013年3月1日啟動商事登記制度改革以來,新登記商事主體大增,平均每月新增3.8萬戶左右,每10人擁有商事主體2.4戶左右,無論是創業密度還是商事主體增長速度,均位居全國首位。2019年10月,深圳推廣商事登記“秒批”,是深圳推進“互聯網+政務服務”,建設數字政府的舉措之一。通過自動上傳、自動比對,自動審批等等流程,實現企業辦理業務的“秒批”。深圳充滿活力、頗具規模的市場經濟主體,將成為“先行示範區”對國家、對粵港澳大灣區未來發展最具生命力的活躍因子。
 
深圳必須繼續發揮聚集市場經濟高端主體的優長,繼續加大支持力度,在目前深圳擁有320萬家市場經濟主體的前提下,以更加寬鬆的經濟環境,以更加大氣的政府政策,不斷孕育、培育並集聚具有核心競爭力的市場經濟主體,特別是佔比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民營企業,特別需要得到堅實的法律保障與制度保障,因為他們不僅是深圳輝煌四十年的行為主體,更是實現“先行示範區”戰略性目標的行為主體,如果忽略、弱化甚至缺失了這些行為主體,將必然貽誤國家建設“先行示範區”的戰略性目標,其後果非常嚴重。
 

九、促進政府和市場有形無形的相向發力—實現政府配置資源向市場決定作用的方向突破

 
在現代市場經濟體系中,政府和市場是相互關聯的兩個重要組成部分,政府是經濟管理和調控主體,市場是配置各類資源的基礎平台和基本路徑。政府和市場的關係,決定着市場與經濟社會的基本走向和運行質量。理順政府與市場關係是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的關鍵,十八屆三中全會指出:經濟體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核心問題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係,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
 
深圳40年來的發展歷程,一個重大經驗就是不斷地實現政府機制與市場機制的協同,並實現政府與市場的相向發力,這就需要政府不斷地面對市場、研究市場、分析市場、認識市場、調控市場並實現與市場的同步、引領和協同,包括政府出台的產業政策和重大舉措,政府在充分認識市場規律之後的政策引領,將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也是深圳在實現市場配置資源過程中更加得心應手的重要原因。
 
深圳需要繼續發揮市場經濟對資源配置的重大作用,能否繼續實現政府要素與市場需求的相向發力,即實現市場有形之手與無形之手的完美結合。能否繼續創造適宜市場主體生存與發展的社會環境,能否繼續保持吸引世界優質要素的城市魅力,能否繼續培育市場經濟的微觀主體和前赴後繼的市場力量,是我們面臨的新的考驗與新的突破。
 
我們亦可以將其歸納為特別註重市場配置資源決定性作用的“政府市場協同模式”,深圳這一發展模式的形成,有利於深圳在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過程中,體現“先行示範區”引領與帶動作用的關鍵環節。
 

十、超前認識持續布局的新興經濟形態—實現被動招商向主動布局新興經濟形態的轉變

 
深圳經濟特區40年的輝煌歷程,就是一個不斷探索、不斷思考、不斷總結、不斷奮進的艱辛歷程,也是我們由模糊走向清晰,由感性走向理性,由當前走向未來,由一域而察全局的心路歷程,才有了我們建設“先行示範區”的發展基礎和新時代的發展起點。
 
評價一個區域或者城市的經濟發展能力與滾動發展能力,關鍵在於城市未來發展的產業增量、質量及其現代化高端產業布局的突破口,所以必須考察它在所處的歷史發展周期中所擁有的新興經濟形態及其產業內涵的創新性、特色性和領先性。
 
比如在深圳目前大家耳熟能詳的經濟形態,就包括城市群經濟、都市圈經濟、總部經濟、灣區經濟、智能經濟、海洋經濟、標準經濟、質量經濟、網絡經濟、數字經濟、智慧經濟、循環經濟、生態經濟、綠色經濟、能源經濟、材料經濟、藝術經濟、自貿區經濟和開放型經濟等等這些前沿性的經濟形態。而經濟發展的重大表現就是經濟形態的演變和交替,經濟現代化的表現就是一種或多種新的經濟形態的轉換,並逐步促成新的創新投入,因為每種經濟形態都具有自身獨特的時代理念、主導產業、科學內涵、發展模式、內部結構和運行制度等,而這些恰恰是深圳未來能夠實現經濟高端引領與結構轉型的重要內涵,這些創新性的經濟形態更加容易產生各種優勢疊加的新型的發展模式和創新範疇,是培育創新優勢、增強核心引擎動能和持續發展後勁的新興領域,也是為粵港澳大灣區未來發展不斷注入的源源動力。 
 
深圳是中國作為發展中大國崛起中的“先行示範區”,同時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的先行先試城市,有利於搶佔世界新的經濟與科技制高點,深圳應當進一步大膽地建設並形成更加具有規模和質量的全球性經濟中心、科創中心、金融中心、製造中心、海洋中心和文化藝術中心融合發展的全新格局,並進一步促進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等若干中心城市的進一步融合發展,在全球性競爭格局中,實現對國家發展越來越重要的戰略支撐和引領作用。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60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