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美國正掀起沒有煙硝的全球經濟大戰?
戴肇洋 [第3457期 2019-12-02發表]
 
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學博士修畢。歷任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顧問,台灣綜合研究院副所長、所長兼財經諮詢委員會委員暨執行秘書,台灣經濟研究院組長,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國際經濟組召集人,中華勞動與就業關係協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員等職。
 
中美兩國歷經13回合貿易談判之後於10月11日在美國華府達成“第一階段(phase one)”協議,讓這場即將屆滿已經造成全球貿易量值萎縮,導致各國經濟增長衰退的貿易爭端,終於呈現曙光。在雙方政府官員正在積極安排兩國領袖擇期簽署協議的同時,由於中國希望美國撤銷現行加徵中國產品關稅,以及美國期待中國擴大採購美國農業產品等問題,在追求各自國家利益考量下,迄今仍存在着若干歧見未解,使得雙方貿易協議是否能夠順利簽署,已成為最近以來國際社會矚目的焦點。
 

衝擊各國經濟不容小覷

 
不過,其較為令人關注的是,11月22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接見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前財長保爾森(Henry Paulson)、特朗普前經濟顧問科恩(Gary Cohn)時表示,中國希望在公正、平等基礎上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將會抵抗任何壓力,不致在貿易協議上作出讓步,若有必要,並不懼怕反擊。無獨有偶,數個小時之後,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聞頻道(Fox News)訪問中則是認為,雖中美貿易談判代表以“可能非常接近”的共識達成協議,但此為習近平“正在承受許多壓力,必須達成協議”,甚至指出:習近平“更加期待早日簽署協議,美國並不急迫”。
 
從上述中美兩國領袖你來我往不甘示弱的言論加以觀察,似乎已意味着已衝擊各國經濟頗受到國際社會矚目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在極短期間內恐將不太容易簽署。然而,國際社會更加擔憂的是,若中美雙方因歧見未解陷入僵局,而延宕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甚至在經濟上選擇分道揚鑣之路,則在軍事領域競爭上所採取的“零和博弈”思維,恐將替代在經濟領域競爭上所常見之“正和博弈”思維,如果更進一步昇華延伸成為“世界大戰”,未來其對各國經濟前景穩定發展的衝擊,不容小覷。
 
為何將去年以來迄今延燒未熄的中美貿易爭端昇華謂為“世界大戰”?回顧全球近代歷史其實可以發現,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除了部分地區,例如:朝鮮、越南、以埃、印巴、波灣、中東等曾發生個別國家之間的區域軍事戰爭之外,全球74年以來沒有任何戰爭規模,可以超過此次中美貿易爭端所影響的範圍,其已涵蓋着全球接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及超過七成的GDP。換句話說,此次中美貿易爭端延伸迄今,不論是直接抑或是間接被捲入波及國家的人口粗估24.16億人、GDP 概算84.83兆美元,將分別佔2018年全球人口74.45億人的32.45%、全球GDP 84.83兆美元的70.08%,其涵蓋規模可以堪稱是全球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11月22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習近平指出,中美雙方應該就戰略性問題加強溝通,避免誤解誤判,增進相互了解。(新華社圖片)  
 

特朗普是“世界大戰”之根源

 
然而,此次“世界大戰”較為特殊的是,其是一場沒有任何“煙硝”的衝突,與之前二次瀰漫火藥的世界大戰背景有所不同。亦即近年以來全球在追求比較利益下,專業分工日益細緻,使得許多國家產業供應鏈結串聯形成頗密切的關係,因被迫捲入此次中美貿易爭端而遭到或多或少波及。因此,如果更進一步歸根探究此次造成各國貿易量值萎縮及經濟增長衰退的世界大戰之根源,毋庸置疑,則是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莫屬。
 
在此同時,重新檢視此次世界大戰過程,其實可以溯及2018年1月美國對中國的太陽能電池模組及洗衣機課徵高額進口救濟關稅作為肇端。接着,3月2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依據“貿易擴張法案”第232條規定簽署行政命令,除了5月1日之前來自歐盟、澳洲、韓國、加拿大、墨西哥、阿根廷進口鋼、鋁暫時豁免關稅之外,來自全球其他國家進口鋼鐵課徵關稅25%、進口鋁製產品課徵關稅10%。此一措施,其實是對全球特定商品引發貿易戰火。
 
特朗普在針對鋼鋁課稅開啟貿易戰火後,似乎意猶未盡,再度以取得公平合理貿易行為達成縮減貿易逆差為藉口,直接針對近年以來造成美國貿易逆差不斷劇增的個別國家之中國引發貿易戰火。6月15日宣布對800多項、價值500億美元來自中國進口的產品課徵25%關稅,同時從7月6日起生效;雖中國政府馬上宣布,同樣對659項、價值500億美元來自美國進口的產品課徵25%關稅作為報復。
 
之後,特朗普揚言加碼,從7月6日對來自中國進口清單金額340億美元的產品課徵關稅25%起,8月23日再行對清單金額160億美元的產品課徵關稅25%,9月24日清單雖僅有課徵關稅10%,但金額則加碼至2,000億美元。很顯然地可以發現,特朗普以維護國家利益為藉口,其目的旨在以戰逼和,直到中國修正改善其對美國的貿易落實公平合理行為為止。
 
果不其然,中美從12月1日起進行協商,兩國領袖在2018年“APEC”峰會中同意暫時停火,雙方貿易代表歷經密集談判之後傳出佳音,5月1日在北京第10回合貿易談判後,美國貿易代表公開表示,與中國達成“成果豐碩”的會談。雖此一訊息頗讓國際社會認為,中美兩國貿易談判已經接近達成共識;但在雙方安排於5月10日在美國華府舉行第11回合進行貿易協議協商的前夕,5月5日特朗普卻又在推特(Twitter)上嚴厲指責中國片面調整已協商共識的各項條款,同時宣布自10日零時起正式對中國輸美的2,000億美元產品加徵進口關稅,其稅率從10%上調至25%。
 
此外,特朗普甚至命令美方談判代表轉知中方談判代表表示,中國必須在3~4周內達成協議,否則美國將再針對中國輸美所剩餘的3805項目、高達3,250億美元產品加徵25%關稅。5月13日特朗普再度在推特上指出,彼此互信已經明顯受到傷害,甚至威脅中國如果進行報復加徵關稅,將會造成中美貿易談判僵局更加惡化。在特朗普再度推特兩個小時後,中國不甘示弱,馬上採取以牙還牙手段加以反制,宣布自6月1日起對美國輸中國的600億美元產品提高進口稅率,包括:2493項美國產品提高至25%、1078項產品提高至到20%、974項產品提高至10%、其餘595項產品則是維持為5%。
 
在中美之間相互提高加徵關稅報復後,5月15日特朗普更進一步簽署行政命令,宣布禁止美國企業對“美國國安造成不可接受風險”的外國電信購買設備與服務。此項行政命令將禁止華為在未經政府批准的狀況之下,從美國的企業採購零組配件和技術。由此顯示,中美雙方之間在經濟層面上所引發的衝突,已經從貿易戰加碼延伸至科技戰。
 

“大戰”延續 全球經濟將無法擺脫衰退陰霾

 
儘管中美貿易爭端之初是兩個經濟大國之間的糾葛,理應屬於規模較大型的區域衝突,難以謂為世界大戰。然而,若從歷史事實加以檢視,二次大戰原先僅是德法兩國之間區域衝突,卻又在單方過度擴張追求自我利益下,越演越烈,終於擴大成為世界大戰。亦即已打打停停即將屆滿兩年的中美貿易爭端,在雙方仍存在着若干歧見未解的同時,接着美歐貿易也引發了爭端。雖歐盟早已逕向WTO提告,指控美國波音公司從1989年至2006年接受美國政府非法補貼達到191億美元,但今年10月2日世界貿易組織(WTO)做出裁決宣布,歐盟違規補貼空中巴士飛機製造廠商,美國則有權利對每年75億美元歐盟輸美的產品加徵懲罰關稅,此讓美國貿易代表署取得機會,立刻宣布歐盟產品加稅清單,包括:民航飛機加徵10%關稅,乳酪、法國葡萄酒類加徵25%關稅。
 
面對美國所採取的貿易反制行為,歐盟貿易委員會不以為然表示,美國對歐盟的加徵關稅是短視、適得其反的思維。其實,WTO早已裁決美國存在對波音公司的違規補貼行為,歐盟也將採取對美國輸歐的產品加徵關稅進行懲罰報復。換句話說,目前美國與中國之間的貿易爭端在陷入懸而未解的同時,卻又引發與歐盟28個成員國家的貿易衝突,使得美國必須同時面對其與東西兩大區域之貿易大戰。
 
若從這些被美國掀起的貿易爭端捲入或波及的國家可能超過40國以上之規模來說,已無疑地堪稱是以經濟為主體沒有任何煙硝的世界大戰。事實而言,中美貿易爭端所面對的核心問題,並非是要促使已停滯不前的多邊貿易體系重新取得平衡,而是假設中國在製造貿易領域上所呈現的規模已經對美國明顯造成重大傷害,其解決模式並非要求中國矯正種種不公平不合理行為,而是美國應該考量捨棄加徵關稅之外,需要採取哪些方法加以因應,以降低其可能的傷害。畢竟,多邊貿易體系的精神並不在於保護既有產業,而是希望所有國家都有機會建立出口產業,藉以促進一些小型、低度開發國家能夠在其他國家取消保護及補貼措施下邁入繁榮。
 
坦然言之,美國在全球經濟領導地位上已經大不如前。尤其是美國此波的景氣擴張,從2009年7月起迄今已經長達122個月,打破1991~2001景氣擴張持續120個月歷史新高紀錄,甚至遠遠超過戰後美國11次景氣擴張期間平均持續58個月。不過,隨着中美貿易衝突持續未歇,8月14日曾創下單日最大跌幅的道瓊斯指數反映10年公債殖利率低於2年公債殖利率,是一個相當可以參考的景氣循環即將邁入衰退指標。亦即若從歷史經驗觀察,二次大戰之後美國所歷經的11次景氣衰退之前,皆有持續呈現一段10年公債殖利率低於2年公債殖利率曲線逆轉現象,目前是否屬於短暫現象,雖必須持續加以觀察,但卻又是無法忽略的訊號。
 
因此,若美國仍堅持着“美國優先”思維,高舉“保護主義”旗幟,毫無理性對其貿易夥伴採取加徵關稅之措施,則勢必使得全球經濟更加無法擺脫衰退陰霾。如果美國在未來一年內步入衰退,全球包括:中國、歐盟、日本等經濟強權,恐將難以力挽狂瀾。其中,今年中國的經濟增長已經持續三季低於官方目標之6.5%,第2季度的6.2%更是創下1992年以來之最低紀錄;此外,加上中美貿易協議仍存在着若干歧見未解及國內偏高債務槓桿,使得中國經濟前景面對許多挑戰。再者,歐盟除了因應英國脫歐延宕未決之外,則是面對全球貿易保護壁壘升溫影響,使得其開始呈現溫和復甦前景更加令人擔心。至於日本方面,雖今年上半年度經濟增長優於預期,但中美貿易衝突未解、日圓偏高強勢及日韓貿易糾紛,已成為日本經濟前景難以迴避的憂慮。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