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以服務型製造引領灣區產業大融合
劉江華 [第3450期 2019-08-26發表]

劉江華
廣東亞太創新經濟研究院院長、廣州市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


以服務型製造引領粵港澳大灣區產業融合發展,有三層含義:一是服務型製造是當今世界產業發展的大趨勢。一方面,製造業依然是國家實力最重要的載體和標誌。另一方面,製造業價值鏈越來越向研發、營銷等環節傾斜,製造業的服務化越來越明顯。二是服務型製造是大灣區優勢產業資源有機組合的必由之路。服務型製造可以將大灣區核心城市的現代服務功能與大灣區作為世界製造業基地有機結合起來,實現大灣區各地資源優勢互補,融合發展。三是採取有效措施推動服務型製造的大發展,是大灣區產業轉型升級和一體化融合發展的關鍵抓手。

 

一、服務型製造是世界產業融合發展的大趨勢


服務型製造是指在新一代信息技術等現代科技廣泛應用的大背景下,通過企業間相互提供生產性服務或服務性生產,從而使各類優勢產業資源有機整合而產生的新型製造產業形態。在這種產業形態下,製造業與服務業、工業化與信息化深度融合,製造產業鏈日益呈現服務化傾向。服務型製造主要包括業務流程外包、定制化製造、系統集成、供應鏈管理、產品全生命週期管理等模式。

服務型製造這一新型產業形態具有以下基本特徵:

第一,服務型製造本質上是一種知識型經濟形態。隨着新一代科技的快速發展和廣泛應用,製造業製造環節的自動化、智能化、物質減量化等越來越明顯,機器人應用越來越廣泛,製造業附加值日益往價值鏈兩端沉澱,製造業價值鏈逐漸形成“啞鈴型”狀態。整個產業鏈越來越呈現服務化的傾向。產業鏈前段的研究、策劃、開發、設計,以及後端的品牌營銷、後續服務等,成為了整個產業鏈的高知識含量環節,成為了產業和產品的核心競爭力的標誌和載體。

第二,服務型製造立足於新一代科學技術基礎之上。一方面是因為信息技術、數字技術等先進技術的廣泛應用,使得製造業製造環節的自動化和智能化水平大幅提高。在生產效率大幅提高的同時,生產成本也大幅減低。製造環節日益變得相對簡單化。另一方面,服務型製造最關鍵的資源是信息,如科技發展、社會發展、市場需求等信息,可以決定研究開發、產品設計、市場營銷和客戶服務等服務環節的發展方向。只有在信息資源充分、反饋迅速的前提下,服務型製造才有可能實現個性化、定制化、快速化服務。而這些信息資源必須依託於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等現代信息技術。

第三,服務型製造建立在為消費者創造最大增值服務基礎之上。在當今高新技術集群爆發的時代,由於技術的高度專業化、多種技術的綜合使用和技術更新時間越來越短,產品的複雜程度大幅提高,市場需求端出現了一些新的現象。一是市場需求越來越靠新的生產供給來帶動。由於新技術的高度專業化,消費者的消費習慣、消費傾向越來越依賴產品生產商的引導。主動提升產品的多功能化、智能化、便利化,以及安全性等,成了市場競爭的重要內容,也成了產品生產商為消費者提供增值服務的方向。二是優質的客戶服務越來越成為企業競爭力的源泉。及時地、高質量地提供產品的使用輔導、維修服務等,越來越成為贏得客戶的主要手段。三是集成解決方案服務、總承包服務日益成為主流。在現代的辦公、醫療、教育、文化等場所,以及交通工具、家居等,聲、光、電、智能、環保等科學技術都呈現出集群應用的發展趨勢,客戶必然需要產品生產商提供集成式解決方案服務、總承包服務。

第四,服務型製造是促進現代生產性服務業大發展的主牽引力。服務型製造本質上是一種社會協同行為,是一種社會分工的深化。在服務型製造發展過程中,製造業產業鏈的服務性環節會因為越來越重要而發展壯大,成為製造業企業的主體部門,如研究開發、供應鏈管理、市場營銷等。同時,服務型製造的發展,也會圍繞產品製造業催生一批社會服務業部門,如研究開發服務、金融服務、物流服務、檢驗檢測服務、專業諮詢等。如圍繞汽車製造業,產生了汽車物流服務、汽車滾裝運輸服務、汽車金融服務、汽車4S管理服務等服務業。

服務型製造是當今世界產業發展的大趨勢。在發達國家,服務型製造成為了導向性產業發展戰略。日本稱之為服務導向性製造(SOM),美國稱之為基於製造的服務(SBM)。有資料顯示,在發達國家和地區,存在兩個70%。一個是服務業增加值佔國內生產總值的70%,另一個是生產型服務業增加值佔全部服務業增加值的70%。世界知名製造企業中,絕大多數企業走上了製造業與服務業緊密融合的道路。一批世界知名品牌企業,已經沒有或者很少有自己的製造工廠。這些企業將生產製造環節外包,專注於產品的研究開發、市場營銷和售後服務等業務。美國蘋果公司憑藉核心技術、工藝設計以及品牌運營,將製造業務外包,但卻獲得手機硬件價值的一半以上利潤。如果加上通過對手機操作系統、軟件商店的控制所獲得的巨額利潤,這一獲利比例就更加高。從這一角度看,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大量引進外資直接投資,實現了高速工業化進程,是與發達國家製造業在高度服務化背景下,大幅度將生產製造環節實施全球化布局密切相關。

中國在相關的戰略規劃中,也明確提出了製造業要實現生產型製造向服務型製造轉型,有關部門也發布了《發展服務型製造專項行動指南》。廣州、蘇州、鄭州等六個城市被列為國家發展服務型製造首批示範城市。一批發展相對成熟的行業,如家電、汽車等,已經開始將研究開發、市場營銷、售後服務、物流、金融等服務環節,作為向客戶提供增值服務和提升企業盈利水平重要途徑。一批家居、服裝、衛浴等行業的企業全面拉開了定制化服務業務。服務型製造正在中國全面興起。

 

在位於深圳的比亞迪總部,“雲軌”列車在運行調試中(2018年11月30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圖片)  
 

二、服務型製造是大灣區產業融合發展的主導力量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核心目標,就是要加快推動大灣區各市共同建設一流的世界級城市群。世界級城市群如何建設?中外歷史經驗向我們表明了兩條一般規律和共同經驗:一是城市群持續發展的動力,是來自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一體化先進產業體系。這一先進產業體系既包括先進製造業,也包括現代服務業。東京、新加坡始終保持發展一定比例的製造業,以及紐約、倫敦等曾經具有世界領先水平的製造業歷史,和近些年開始推進的“製造業回歸”,都說明了城市群的發展,不能完全離開製造業,不能讓城市“產業空心化”。離開了製造業,也就不可能在科技創新方面有國際話語權。二是由於各個城市的資源稟賦不同,發展優勢條件不同,只有各個城市突破行政區劃限制,實現資源優勢互補,協同發展,才能形成城市群的整體競爭力。

當前,粵港澳大灣區11個城市共同遇到的最大制約瓶頸,就是資源緊約束。我們大致地可以將11個城市分為兩類:第一類是香港、澳門、廣州和深圳這四個核心城市。這類城市的科技、人才、信息、金融、物流、專業服務等資源豐富,也即現代服務業發達,但空間容量、環境容量、營商成本處於緊約束狀態。生產製造環節很難在這類城市中生存與發展。尤其是香港和澳門,已經完全喪失了生產製造的基礎。至於廣州和深圳,雖然還有一批製造業企業,但在空間、環境和成本的制約下,很多行業的生產製造環節也已呈現出越來越難以生存下去的狀態。第二類是佛山、東莞、珠海、中山、惠州、江門、肇慶。這7個城市製造業發達,是珠三角世界製造業中心的主要載體;空間容量、環境容量相對寬鬆,地產價格、服務價格等營商成本相對較低。尤其是肇慶、江門等市,可利用的土地資源更為豐富。但是,這些城市的科技研發資源、高端人才資源、金融服務資源、專業服務資源等相對缺乏。市場營銷、對外交往的便利度相對較低。

由此我們可以理解三點:一是大灣區各市的資源優勢存在較大的差異性、梯次性,因而也呈現出明顯的互補性。二是如果將各市具有互補性的優勢資源在大灣區內實行優化配置,將能夠破解各市目前面臨的發展瓶頸,並形成灣區的整體競爭力。三是發展服務型製造業,是實現灣區各市優勢資源優化配置有效的和必然的選擇。如前所述,服務型製造產業鏈幾乎可以全方位聯接目前社會上所有的行業,包括科技研究開發、生產製造、市場營銷、金融、物流等,可以將灣區四個核心城市的現代服務資源同灣區其他7個城市的製造業資源有機結合起來,形成有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服務型製造產業鏈。因此,我們可以說,服務型製造是實現大灣區產業融合發展的主導力量。事實上,大灣區內的許多企業,在市場力量的推動下,已經通過發展服務型製造這一途徑,實施了跨行政區域的資源優化組合。如深圳華為公司,將公司的生產製造等部門轉移到了東莞市,而公司總部和研發、營銷等部門留在了深圳。

這裏需要特別指出的是,發展服務型製造業,對於充分發揮香港這個國際大都市的輻射帶動功能,突破當前遭遇的發展瓶頸,有特別重要的意義。香港經濟經過上世紀80年代以來的發展和演變,航運、金融、貿易、旅遊、教育等現代服務業,已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製造業則幾乎完全退出。當內地的航運、金融、貿易等現代服務業也日益興起後,香港的服務業則越來越感受到了競爭壓力。香港要重振雄風,一方面,需要制定科技創新強市戰略,通過整合和開發利用現有土地資源,通過與深圳合作等途徑,規劃建設一批高科技創新產業園區,讓先進製造回歸。另一方面,必須充分利用具有國際領先優勢的現代服務業資源,進一步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特別是要抓住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這一重大機遇,與大灣區各市深入開展合作,共同發展服務型製造業。只有這樣,香港才能夠擺脫當前發展困境,重振昔日雄風。

 

三、推動服務型製造大發展的重要措施


推動大灣區服務型製造的大發展,本質上是資源在大灣區範圍內的優化配置。市場是資源配置的主體。灣區各地政府要做的事情,就是通過戰略規劃、基礎設施建設、體制機制創新、政策法規的完善等途徑,營造出一個國際化的、公開透明的、快捷高效的營商環境。

首先要做好的就是服務型製造業發展的戰略規劃。產業發展戰略規劃的必要性,已經被戰後世界各國經濟發展實踐所反覆證明。儘管存在不少產業發展戰略規劃失敗的案例,但是我們看到更多的是通過產業發展戰略規劃而興起的國家和地區。如最早實施產業政策的日本,就是從規劃到措施,先後實施了戰後煤炭、鋼鐵產業的復興計劃,以及其後的出口產業、重化工產業、知識技術密集型產業的振興計劃,進入了世界經濟強國的行列。島國新加坡也是因為有了明確的產業發展戰略路線,才有了時至今日持續繁榮。而香港長期以來實行典型的自由市場經濟政策,在過去近半個世紀的時間裏,雖然幸運地依靠充當內地對外聯繫中介和橋梁的角色而獲得了較長時間的繁榮,但由於政府對產業長期發展缺乏強有力的規劃和推進手段,造成了香港經濟過度依賴房地產和產業的空心化狀態,使香港經濟發展遭遇到今日所面臨的瓶頸。因此,制定大灣區服務型製造發展戰略規劃和行動計劃是完全必要的。要通過戰略性規劃和行動計劃,為大灣區各市優勢資源的融合發展,提供行動導向。

其次,要採取切實措施,支持有利於服務型製造業發展的各類經營模式創新。服務型製造業的發展,不僅有賴於服務導向性製造業的發展,也有賴於製造導向型服務業的發展,從這一角度看,就是社會分工的進一步深化,是各自核心競爭力的強化。因此,大灣區各地政府,要高度重視支持當下各種經營模式的創新。一是支持傳統製造業企業中的服務型部門做大做強,並蛻變為獨立的新型製造型服務企業,如研究開發、物流運輸、品牌營銷等。二是支持新型的製造型服務企業的發展,如研究開發、現代物流、租賃金融、營銷策劃等。對於這些為服務型製造業發展配套的製造型服務業,要制定專門政策進行支持。比如,要一視同仁地讓製造型服務企業參與高新技術企業評選;要在土地、水、電、氣的使用價格等方面,享受與製造業企業同等的政策支持。

再次,建設與完善公共服務環境。優良的公共服務環境是服務型製造業的發展的必要前提條件。大灣區各地要予以高度重視。要加強信息技術應用的基礎設施建設。當今的服務型製造業是建立在以新一代信息技術為代表的高技術集群的基礎之上的。各地要加強寬頻網絡、數據中心等信息基礎設施建設,着力提升數據採集、數據挖掘、雲計算以及數據安全傳輸的保障能力。要加快完善5G基建和推進5G網絡覆蓋,提高大流量移動數據業務承載能力。同時也要進一步加強知識產權的保護和服務、信息平台建設、服務型製造業統計制度的建立等方面的工作。

最後,要建立合理的區域利益分配機制。發展服務型製造業,實現灣區資源優化配置,並不純粹是一種市場行為。在現實中有兩種情況需要考慮:一是香港、澳門和灣區內其他9市,有不同的經濟制度、不同的關區等方面的區別,在稅收等方面存在差異。二是灣區內地9市的企業,特別是一些大型骨幹企業,大多數與各地的特殊區域利益有關聯。有些本身就是國有企業和國有控股企業,有些企業在建立和發展過程中,政府曾經給予了土地、財政補貼、獎勵等方面的優惠和扶持,這些企業的經營與當地的利益緊密相關。上述兩種情況都牽涉到地方政府和個人的利益。比如個人所得稅稅率問題、企業所得稅的區域分成問題等等。如果這種利益分配關係處理不當,得不到各地的認同,有些重要資源的跨區域合作,就會受到約束。因此,必須協商建立一套合理的區域間利益分配機制,比如稅收分成比例的約定等,以減少資源在不同區域間流動的體制機制性障礙。

(責編:水吉)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