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正視大陸經濟轉型與兩岸經濟連結的現實
Facing the reality of the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of mainland and the connection of cross-strait economy
戴肇洋 [第3449期 2019-08-12發表]

戴肇洋
 
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學博士修畢。歷任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顧問,台灣綜合研究院副所長、所長兼財經諮詢委員會委員暨執行秘書,台灣經濟研究院組長,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國際經濟組召集人,中華勞動與就業關係協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員等職。
 
從去年3月起迄今鏖戰已超過一年的中美貿易爭端,中美領袖於今年6月在大阪“G20”峰會達成重啟貿易談判共識之後,雖雙方貿易代表於7月在上海舉行第12回合貿易諮商,但卻又沒有讓步現象。不過,在雙方同意於9月在美國華府舉行第13回合貿易諮商之前夕,或許美方認為中方並未落實購買大量農業產品承諾,8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宣布,從9月1日起再對其他3000多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徵10%關稅,美方此一做法讓中美貿易談判達成協議的曙光再度籠罩陰霾。
 

大陸經濟轉型為

中度成長是正常現象

 
許多學者專家普遍認為,近年以來由於全球化的不斷深化,供應鏈之多元分布,全球貿易包括台灣在內的分工體系之中扮演之角色,面對中美貿易爭端迄今未歇,甚至已經“難以回去”之下,已無疑地都將遭遇相當程度衝擊,使得全球經濟正在陷入40年以來僅見混沌情勢。其中,今年以來最為受到國際社會矚目聚焦的議題是,中美貿易爭端造成中國大陸經濟成長走緩,未來恐將導致其經濟進一步走緩。
 
不可否認,去年3月所引發的中美貿易爭端,迄今延燒一年以來,頗讓中國大陸經濟受到或多或少傷害。依據最近中國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去年全年經濟成長率6.6%,創下29年以來新低,尤其各季成長率呈現逐季下滑現象;至於今年第1季經濟成長率已下跌到6.4%,第2季經濟成長率則是更進一步走緩已下跌為6.2%,而且預測未來兩季成長率也是不易轉為上揚格局,預測全年經濟成長率僅有6.0~6.5%區間。
 
此一發展情勢,最近卻也引發台灣部分媒體或人士認為,未來台灣若要經濟正常發展,則需利用此次中美貿易爭端機會,加速“遠離中國大陸”,避免因過度傾向中國大陸而受到無妄之災。然而,個人認為,任何國家經濟從高度成長時期轉型為中度成長階段,是追求經濟型態調整過程之中無法避免的陣痛。其實,早自2015年中國大陸開始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之時,已經定調未來數年其經濟將會經歷一段中度成長時期。尤其這一年來中美貿易爭端糾葛,頗讓對外部需求增加形成龐大壓力,連帶也削減了內部需求成長動能。亦即目前中國大陸經濟成長所呈現的6.2%數據,已經接近今年經濟預測目標區間中值,顯然是北京方面可以接受的正常表現。
 
或許我們可以再行透過實際數據加以解讀,目前中國大陸經濟轉型為中度成長是屬於正常現象。依據中國國家統計局資料統計,中國大陸從2015年第1季到2019年第2季18季度期間,共計12季度國內消費對經濟成長的貢獻比重高達三分之二,其中2018年4個季度貢獻比重甚至超過七成以上。相對而言,代表外部需求的淨出口(出口減去進口)對經濟成長的貢獻比重之數據,已經11季度呈現負值,顯示淨出口不再有如過去是促進經濟成長的主軸。此意味着,消費與出口兩者角色的互換,雖對經濟成長減速付出代價,但卻又對經濟供給側結構性調整逐漸發揮良好作用。
 
▲中國大陸是台灣地理位置最近、語言文化相同、互動往來成本最低、效益最高的經濟體。圖為8月5日無人機拍攝的福建向金門供水工程取水地—晉江龍湖。(新華社圖片)
 
至於成長減速是否可能造成中國大陸經濟朝向崩壞之路?這個推論可能言過其實。儘管,中國大陸經濟下滑至6.2%的30年以來新低;但是,其減緩速度並未有明顯加速之現象,尤其與許多新興國家之比較,中國大陸經濟表現仍然是箇中之翹楚。也就是說,中國大陸此次造成經濟成長降溫,其肇因並非來自整體需求不足,而是因為供給過剩所產生的調整。因此,長期以來經常被學者專家作為專門因應整體需求不足問題的財政政策或貨幣政策,不但實施力道難以呈現,而且最終效果也就大打折扣。由此可見,最近以來國際社會認為中國大陸接二連三所採取的刺激經濟政策並未收到預期成果,妄自將其判斷為經濟可能朝向崩壞前兆,其實沒有充分數據加以佐證。
 
不久之前,耶魯大學教授Stephen Roach也是指出,目前中國大陸經濟成長放緩,並非天然因素所導致的現象,而是致力轉型策略所造成的結果。不過,值得我們注意的是,中國大陸在致力經濟轉型過程的同時,正在為其儲備累積未來持續成長的動能。依據中國大陸學者所完成的一項總要素生產力(TFP)研究,最近5年以來其總要素生產力趨勢持續上揚,整體成長接近5%;其中,以第三產業的成長表現更加強勁。這些已隱含着中國大陸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所帶來的轉型效果,其實相當顯著;尤其是製造業的轉型與服務業的升級,充分呈現總要素生產力的變化,無形之中提高北京方面信心認為,持續改革路徑、加速推動創新是未來促進中國大陸經濟成長的關鍵所在。
 

大陸是台灣經濟持續成長的

最優選擇

 
很顯然地,台灣部分媒體或人士面對大陸在致力從事經濟型態轉型,朝向追求維穩成長的同時,並未從經濟專業理論與實務運作之下的深入觀察,而是從政治意識型態出发的妄加判斷,完全缺乏基本常識見解。亦即兩岸互動交流以來,迄今邁入40年,台灣必須了解一個難以掩飾的真相是,未來經濟若要需要持續成長發展,則將無法否認與大陸經濟連結的現實,甚至更進一步形塑成為區域整合。
 
誠如許多調查研究顯示,自實施改革開放政策之後,大陸透過工資、土地、地理等優勢,以及語言、文化、習慣等條件,不但磁吸許多台商前往投資,而且不斷擴大其規模,從早期傳統產業的加工製造,逐漸升級至近年科技產業之供應布局。尤其近年以來,面對區域整合與全球競爭之下,大陸是台灣連結亞太、布局全球市場,不可或缺的基地。此一期間,雖台灣曾經因政權輪替而採取部分管理措施,但與大陸之投資貿易互動往來反而更加深化密切,成為台灣對外投資最多地區與對外貿易最大的出口市場。
 
如果歸納其原因,包括:其一,中國大陸是台灣地理位置最近、語言文化相同的經濟體,而且是互動往來成本最低、效益最高的經濟體;其二,中國大陸是全球製造生產最大、吸引外人直接投資最多、全球供應體系的地點,已成為台灣控制生產成本最佳的據點;其三,中國大陸在名目上是全球排名第二的消費市場,若透過物價調整,則已經是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可以吸納台灣大量製造產品和服務。亦即緣起這些因素之下,台灣經濟難以找到其他替代地區擺脫大陸經濟。也就是說,台灣經濟對大陸經濟的依賴,並非台灣的“選擇”或“自主”變項,而是台灣的“存在”或“給定”條件。
 
在此同時,檢視台灣2000年迄今,民進黨兩度替代國民黨取得執政,在意識型態暈染下始終認為,若要台灣經濟擺脫大陸經濟依賴,則可透過政策引導台商離開中國大陸,同時配合當局所推動的南向政策前往東盟國家投資重新布局。儘管,從分散風險的角度說,拓展東盟國家市場,讓台商有更多的投資地區或貿易夥伴之選擇,在國際競爭下提高台灣經濟彈性與韌性,是美好的政策;然而,執政當局卻又忽略完整評估,南向政策的目標為東盟國家,雖其未來發展潛力值得期待,但在現實考量上,目前東盟國家人口不及大陸一半,經濟規模僅有大陸四分之一,人均生產更是不及大陸一半,人均所得偏低,根本難以替代大陸成為台灣經濟持續成長發展最優先的選擇。
 
這些或許以現實的角度,可以發現其端倪。亦即從2000年至2008年期間,雖民進黨在兩岸經濟政策上採取以“積極開放”之名行“有效管理”之實,但其結果卻讓台灣對大陸(包括港澳)的出口,從27%大幅提高到41%。2008年國民黨重返執政之後,至2016年止,兩岸關係呈現歷史性、突破性轉折,其互動之頻繁、往來之密切、交流之廣泛、合作之深化,在此之前從未有過,雖在經濟政策上始終被認為是過度“傾中”,但此一期間台灣對大陸(包括港澳)的出口比例,並未有所明顯變化。相對而言,2016年民進黨再度執政之後迄今,其比例不但並未降低,反而呈現微升現象。 
 
換句話說,面對經濟自由化、產業全球化時代之下,不論是在學理上,抑或是在現實上,一個小型經濟體若要成長,則需周邊存在一個大型經濟體。舉例來說,美國經濟體相鄰的加拿大及墨西哥經濟體對美國的出口比重,均都達到80%;再者,中國大陸經濟體相鄰的朝鮮和蒙古國經濟體對中國大陸的出口比重,更是高達85%。此外,與台灣同樣屬於島型經濟體的英國經濟體,長期對歐盟地區的出口依賴程度超過50%,明顯大於台灣;另一方面,與中國大陸經濟體地理位置接近的日本、韓國經濟體,近年對中國大陸出口的依賴程度,其實並不低於台灣。這是在經濟理論中極著名的“貿易萬有引力”理論,亦即兩國雙邊貿易規模與他們的經濟總量成正比,與兩國之間的距離成反比,這些經濟體終究不易擺脫中國大陸頗龐大經濟體的“引力”作用。
 
從上述現實的案例說明中,我們認為民進黨是非常了解台灣經濟無法擺脫中國大陸經濟的真相;不過,在政治考量上,面對各種選舉需要,必須採取激化兩岸陷入對立、僵局氛圍,進而引發台灣民眾“恐中、仇中”心理,藉以從矛盾中攫取政治利益,雖在兩岸經濟關係上基本選擇“維持現狀”,但在背後上必須將“責任”轉嫁給國民黨。其實,2016年之後兩岸經濟關係發展已明顯地受到政治影響,因無法進行某些經濟互動往來,加上南向政策替代方案效果並不明顯,而使得台灣經濟成長發展呈現弱化停滯,甚至已經產生負面影響。
 
因此,台灣切忌將大陸經濟的未來發展,因中美貿易爭端導致經濟成長略為走緩,而認為其即將邁入“崩潰”;相對的是,必須深入了解未來大陸經濟,不但仍是持續維穩成長,而且作為全球兩大進口市場之一,台灣具有地理位置相鄰條件,加上語言文化相同優勢,尤其大陸市場佔台灣出口比重的四成,是台灣最為重要、難以替代的市場。
 
另一方面,更加無法忽略的是,因應中美貿易爭端未歇,除了評估貿易糾葛帶來的可能影響,以及掌握全球產業供應生態重組之可能模式之外,產業各界或廠商應該考量調整對大陸的投資策略,從過去的生產基地提升為未來之目標市場,以不同的眼光正視大陸經濟轉型所延伸的機會。無論如何,未來台灣若要經濟持續成長,終究難以擺脫不受大陸市場影響,唯有勇敢面對真相,研擬選擇最佳發展策略,台灣經濟始能迎接曙光。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7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