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Libra可能成為一種全球超級貨幣嗎?
Could Libra be a new “super currency” around the globe?
易憲容 [第3446期 2019-06-28發表]
易憲容
1958年10月生於江西上高。曾在華東師範大學、中國社科院學習,分別獲得學士、碩士、博士學位。曾在中國人民大學做博士後。為國際新制度經濟學學會會員。曾在湖南師範大學、香港大學、中國社科院金融所工作。現為青島大學財富管理研究院院長。專長為制度經濟學、現代金融理論和中國金融、房地產理論等,並為國內多所名牌大學EMBA課程的教授。
 
根據《華爾街日報》6月18日報道,美國的Facebook打算推出一種超越國界名為Libra的新的數字加密貨幣或一種可在全球使用的超級貨幣。這種貨幣可供全球數十億人使用,以解決傳統金融系統效率低下﹑成本高,以及對於貧困落後地區不易獲得等目前存在一些問題。
 

Libra:建立在區塊鏈技術上的數字貨幣

 
就發布白皮書而言,Libra作為一種數字加密貨幣,也是一種建立在區塊鏈技術上的數字貨幣。但是根據所發布的白皮書聲稱,Libra與價格極其不穩定的比特幣不同,Libra數字加密貨幣會與一籃子低波動率的實體資產進行捆綁,比如美國或歐盟等金融系統穩定可靠的國家和組織所發行的債券與美元歐元等法定貨幣,所以其價值相對其他數字加密貨幣來說會是“穩定”。所以Libra又稱為穩定的數字加密貨幣。
 
 
Facebook推出Libra的新加密貨幣計劃已經得到20多家金融、電商、創業投資和電訊公司出資支持,包括Visa、萬事達卡、PayPal、Uber等知名企業。這些企業和組織,在瑞士成立了一個Libra協會(Libra Association),來具體負責Libra數字加密貨幣的運作。從Libra白皮書的介紹來看,這些公司和投資機構還將每家至少投資1,000萬美元作為儲備金,以支撐起Facebook的Libra數字加密貨幣到2020年時正式有效運行。
 
而之後,Libra數字加密貨幣的價格將靠普通用戶使用法定貨幣購買得以維持。Facebook表示這種Libra數字加密貨幣將通過一個名為“Calibra”的電子錢包應用獲得,之後用戶就可以通過這個應用,或是支持這個應用的Facebook公司旗下的其他即時通訊軟件,與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的人用這種Libra數字加密貨幣進行交易了,甚至不再需要現在的傳統銀行了,這就可給無法獲得銀行服務的人提供網上交易和轉賬的平台。上述交易流程都是建立在Facebook的Libra數字加密貨幣團隊創造的一種名為“Move”的程序代碼及其所構建的“區塊鏈”技術之上,而且Libra協會的成員也都會成為這“區塊鏈”的一部分,這便令Libra數字加密貨幣的交易變得透明和安全,難以被篡改。
 

金融監管部門及學界發出質疑

 
可以說,Facebook這個計劃公布之後,立即掀起了全球軒然大波,贊成與反對之聲音四起。贊成者認為這將是一場金融領域的重大革命,將全面衝擊傳統的金融體系及各國央行的貨幣政策,從而也讓已經沉寂下來的比特幣票友又情緒大振,最近比特幣的價格又開始在持續沖高。
 
根據《華爾街日報》6月18日報道,美國的Facebook打算推出一種超越國界名為Libra的新的數字加密貨幣或一種可在全球使用的超級貨幣。這種貨幣可供全球數十億人使用,以解決傳統金融系統效率低下,成本高,以及對於貧困落後地區不易獲得等目前存在一些問題。圖為Facebook創辦人扎克伯格。(新華社圖片) 
 
質疑者主要是各國金融監管部門及學界。比如與扎克伯格創立Facebook的休斯(Chris Hughes),在《金融時報》撰文指出,Libra會把貨幣政策控制權由政府交由Facebook這家私營企業制度,而公司的盈利及影響力,將會較公眾利益優先。美國參議院金融委員會資深民主黨參議員謝羅德·布朗(Sherrod Brown)也在網上撰文指出,“Facebook的規模和權力都太過龐大了,該公司還已經利用這種權力去掠奪用戶的隱私,未能很好的提供保護。所以我們不能允許這家公司在沒有監管的情況下就跑到瑞士去運作一個如此高風險的數字加密貨幣。”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馬克辛·沃特斯(Maxine Waters)等多位美國國會議員已經要求Facebook暫停其Libra數字加密貨幣推出的計劃,要等國會召開聽證會搞清楚問題和研究出監管對策後再說等等。只有英國央行行長卡尼對此持比較開放的態度,但卡尼認為,Libra支付服務推出前,必須符合最高的監管及消費者,包括反洗黑錢、保障用戶資料,以及能穩定動作。
 

不要讓技術異化來席捲社會財富

 
現在的問題是,Libra可能成為一種全球的超級貨幣嗎?如果這種可能變為現實,對當前傳統的金融體系會造成什麽樣的影響?對各國的央行貨幣政策又會造成什麽樣的影響?
可以說,無論是Libra披上多少技術性華美的外衣(比如穩定幣),其本質特徵與比特幣的沒有多少差別,都是以所謂區塊鏈為底層技術,是由分布式網絡計算機通過預設程序解決複雜的數學問題而生成的貨幣。這種數字加密貨幣表面上看是技術化程度高,人為因素對貨幣發行及運作影響小、去中心化、高效率、普惠等,給披上十分迷人外衣。而Libra更是加上要去除比特幣價格劇烈的嚴重缺陷與法定資產綁定來穩定,更是顯得迷人。但實際上,數字加密貨幣運作規則、利益關係等各個方面都前置化預設好了。而這種前置化預設者除了天才的算法語言高手或密碼朋克們之外,外人不可問津。其目的就是希望如何借助計算機算法符號與法定貨幣或法定財富對價。Libra也沒有例外。
 
比如Libra為了保證價格穩定,說會與一籃子低波動率的實體資產進行捆綁。這裏先不討論一籃子資產是如何安排的,只要看一個非常簡單的邏輯,即Libra要有價值就得與法定貨幣及實質性資產對價,如果Libra不能夠與法定貨幣及實質性資產對價,Libra是一錢不值的,只是計算機上密碼朋克們玩而已的幾個比特符號而已。比如,比特幣橫空出世後一年多,之所以無人問津,就在於它無法與法定貨幣對價。首宗比特幣的交易在2010年5月18日發生,當時有人出價1萬枚比特幣換取當時僅值25美元的兩份比薩餅。每個比特幣的價格則只有0.0025美元。但是經過幾年的炒作,2017年12月17比特幣的價格達到19,666美元。如果比特幣出世時的價格是0.000764美元,這個時點竄升到19,666美元,其漲幅達2574萬倍。據推測(因為匿名性,只能是推測),如果以此價格計算,比特幣設計者中本聰的資產達到近200多億美元。這既是密碼朋克們所要達到理想,用計算機算法語言符號獲得社會巨額的財富,也是Libra要發行的目的。
 
因為如果Libra能夠成為一種全球超級貨幣,那麽用家只能通過用法定貨幣來購買Libra,這樣Libra自然由無價值東西而生成為一種可與法定貨幣及實質性資產可對價的貨幣。在這裏,一系列的問題也就出現了。比如,Libra憑什麽可以與法定貨幣對價?Libra有其內在價值嗎?如果有,其對應的財富是什麽?如果有,Libra的財富又是如何確定的?如果Libra沒有內在價值,及僅是實現網上支付的一種工具,那麽這種對價實際上是以技術異化來席捲或掠奪社會財富。
 
還有,如果Libra可以與法定貨幣及實質性資產對價,其比價又是如何來確定的。白皮書上說1比1的比價,這個比價又是如何確定的?再就是Libra會發行多少,由誰持有,為什麽會這樣持有?特別是,儘管Libra的交易是透明和安全,難以被篡改,但是實際上由於匿名性,由於規則前置化,其暗箱操縱比任何市場都是容易的。從這些質疑可以看到,Libra發行的目的已經昭然若揭了,就是希望以一種迷人的技術化手段來達到現代社會貨幣拜物教的目的。20世紀德國著名哲學家西美爾認為,工業化社會之後,貨幣成了人們生活中最直接的隨時可追求的目的,貨幣也成了這個時代人們生活追求的上帝。貨幣成為能夠化解生活中的各種沖突、矛盾及差異性的萬能,從而貨幣也成了現代社會宗教,對貨幣的追求成了人們生活的一種信仰。所以,當現代科技快速發展時,總是會有人利用現有的科學技術來實現追求貨幣最大化的目的。目前流行的數字加密貨幣就是這種經典的案例。
 
因為,從貨幣的本質及核心功能來看,貨幣的價值尺度和交易媒介是把握貨幣發展變化的核心主線和基本邏輯。而在商品貨幣階段,貨幣的價值尺度是與自身擁有的內在價值為基礎,特別是貴金屬貨幣更是如此。在現在信用貨幣階段,則是以國家信用為其價值支撐。而國家信用又需要一系列的法律及制度安排來保證。假定Libra是貨幣,那麽它應該是一種網上的信用關係。而這種信用看上是以去信用化的技術(區塊鏈技術)在支撐,但實際上這些信用關係都前置化預設在區塊鏈的共識中。而無論是區塊鏈的共識,還是Facebook等私人企業的信用,都是無法替代國家信用的。在這種情況下,Libra根本就無法成為一種信用貨幣。既然Libra連信用貨幣都是不可能的,那麽Libra更不可能成為一種全球超級貨幣。對此,政府的金融監管部門得有相應的法律法規來規定與約束,不要讓技術異化來席捲社會之財富。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