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正視美國對中國大陸 構築科技圍牆的策略與影響
Face the strategy and influence of America building the wall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o mainland China
戴肇洋 [第3436期 2019-01-28發表]
 
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學博士修畢。歷任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顧問,台灣綜合研究院副所長、所長兼財經諮詢委員會委員暨執行秘書,台灣經濟研究院組長,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國際經濟組召集人,中華勞動與就業關係協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員等職。
 
最近,在全球將目光聚焦於美國是否於美墨邊境中興建一道“有形”圍牆之同時,美國採取“單邊主義(Unilateralism)”利用此次與中國大陸進行貿易失衡諮商談判之機會設置科技發展障礙,正在針對中國大陸產業轉型發展構築一道“無形”科技圍牆。雖在表面其目的是在減少對中國大陸的貿易逆差,但在背後其目的卻在干擾2015年5月19日公佈受到國際社會所矚目之“中國製造2025”計劃推動時程,達到阻止中國大陸科技產業利用彎道超車,進而持續掌控全球科技產業霸權地位。
 

美借貿易爭端拖延中國科技產業發展速度

 
毋庸置疑,近年以來中國大陸科技產業發展突飛猛進,部分項目取得重要突破,尤其“中國製造2025”將扮演未來推動產業轉型最為關鍵的計劃。此一計劃包括:資訊科技產業、航空裝備、海洋工程、軌道交通、電力裝備、農業裝備、新能源汽車、機器人、新材料、生醫及醫療器械等十大核心領域,透過信息化與工業化的深度融合進行發展,以“三個十年”的時程完成設定目標,預計於2025年時其製造業可以進入全球製造強國的行列,於2035年時能夠達到全球製造強國的中等水準,於2049年時則是真正邁向入全球製造業強國的前列,讓中國大陸從既有“製造業大國”,藉此轉型為“製造業強國”為願景。
 
中國大陸公佈“中國製造2025”計劃之後,不但引發美國對此一計劃規劃方向的重視,同時認為中國大陸未來在執行計劃上,將會不擇手段採取不當途徑竊取西方先進國家研究結晶,否則難以利用短暫30餘年期間之內,完成西方先進國家需要累積百年以上的努力始能達到之願景。然而,更加重要的是,美國評估中國大陸在此一計劃成功達到願景後,勢必超越美國長期以來最引以自豪的科技產業,甚至威脅美國在全球科技競爭上位居領先大國地位。因此,美國決定利用此次中美貿易爭端進行諮商談判機會,採取各種策略干擾中國大陸取得科技產業技術,以達到拖延中國大陸科技產業發展速度之目的。
 

近年來中國大陸科技產業發展迅猛,以資訊科技、航空裝備、海洋工程為代表的核心領域的發展,推動中國在未來從既有的“製造業大國”轉型為“製造業強國”。圖為中國第二艘航空母艦下水儀式。(新華社圖片)  
 
其實,回顧2018年3月以來中美兩國引發貿易爭端之後迄今,從美國政府與中國大陸政府針對解決兩國貿易失衡的諮商談判內容中加以觀察,可以發現其端倪。其中,除了不斷要求中國大陸於2020年前必須將對美國貿易順差的額度降低至二千億美元之外,其諮商談判所涉及的重點均是以干擾中國大陸科技產業發展為核心,包括:中國大陸必須停止補貼“中國製造2025”計劃所涉及之多項行業、積極改善智慧財產侵權行為、不得強迫外國合資企業移轉技術、禁止竊取外商營業秘密等問題。
 

科技圍牆:四大手段干擾中國科技產業發展

 
換句話說,美國為能達到拖延中國大陸科技產業發展速度目的,特別利用此次解決中美貿易失衡諮商談判機會,採取各種手段建造一座“無形”科技圍牆進行圍堵。若將此一期間美國針對中國大陸科技產業發展所採取的干擾手段加以歸納,大致可以包括:
 
其一,直接要求提出具體承諾改善。面對美國利用中美貿易諮商談判要求改善智慧財產侵權、強迫移轉技術、禁止竊取外商營業秘密等歧見之下,不久之前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大會上指出:“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不過,此一原則似乎與美國期待中國大陸進行“制度”改革的思維完全背道而馳。雖中國大陸在此之前兩國貿易諮商談判過程之中再三說明,希望透過擴大採購美國產品、增修智慧財產保護法規與開放市場准入門檻,減少雙方貿易失衡,但無法符合美國要求。此外,加上美國認為中國大陸加入WTO之時所承諾的事項,多數並未遵守都具體履行。因此,此次中美重啟貿易諮商談判,美方除了要求中國大陸必須落實承諾之外,更進一步要求確實執行,甚至要求提出具體改善措施嚴格時程。
 
其二,透過行政措施加以管制干預。從過去的經驗顯示,美國政府最常利用行政措施作為壓制對手國家手段,亦即此次美國也是採取此一模式針對中國大陸科技產業發展加以干預,這些包括:2018年4月美國商務部以中國大陸中興通訊集團公司多次違反出口管制禁令為理由,禁止其逕向美國企業採購,雖之後解禁,但仍有許多限制;限制中國大陸企業利用購併投資,取得美國高度敏感科技;最近美國朝野兩黨、參眾兩院議員聯合提案,希望對中國大陸華為和中興等違反美國制裁的電信公司禁止其半導體及其他零組件出口;透過出口管制措施,干預對手國家企業進行正常國際貿易與合作等。
 
其三,採取司法管道逕自制裁處罰。美國除了透過行政措施積極展開調查之外,甚至採取法律程序進行制裁處罰,包括:2018年12月1日加拿大政府配合美國政府司法互助要求,以違反美國制裁伊朗規定為理由逮捕在溫哥華轉機的華為公司副董事長兼財務長孟晚舟,雖之後裁示交保,但美國仍是積極尋求引渡;最近美國司法部配合加強打擊中國大陸“竊取”技術,針對之前已進行民事訴訟的相關行為提起刑事訴訟;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調查中國大陸“千人計劃”,是否涉及竊取美國智慧財產;美國聯邦檢察官正在針對華為公司涉嫌竊取電信商T-Mobile等美國企業商業機密展開刑事調查,探究華為是否竊取美國T-Mobile等合作夥伴的商業機密等。
 
其四,聯合國際圍堵提高抵制力道。美國在對中國大陸科技產業的發展進行干擾之同時,除了自身採取行動之外,邀請歐日等先進國家共同抵制中國大陸科技產品,其中以美國、英國、澳洲、加拿大、新西蘭等五國所組成的共享機密情報組織之“五眼聯盟(Five Eyes)”最為積極,聯盟成員支持美國倡議以國家安全為理由,2018年以來開始明令政府在建立5G網絡時禁用中國大陸華為等公司所製造的通訊系統設備,代表美國政府以更加積極的行動對付華為公司;此外,德國、日本、韓國等國家政府已經開始調整立場,正在考慮緊縮安全規定,排除華為參與其5G網絡建設。
 
從上述美國針對中國大陸科技產業發展所採取的干擾手段中可以發現,雖中美貿易結構相異,加上目前中國大陸高端科技許多核心技術或零組配件仍是需要依賴美國協助或供給,但面對近年以來中國大陸部分科技產業發展突飛猛進,已逐漸地對其國家安全或貿易帶來威脅。尤其是從2015年起如火如荼推動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一旦順利成功,未來勢必威脅美國在國際安全上的話語權與在全球高端科技產業上之主導權。
 

真正目的:美擔憂中國科技產業超車

 
另一方面,則是美國在追求自我利益優先考量下評估,此時此刻中國大陸正在調整經濟結構,而且是近年以來經濟表現最差的時期,如果美國不斷提高來自中國大陸產品進口產品關稅,實施貿易制裁懲罰,恐將使得其經濟加速惡化,一旦處理不當,極有可能引發系統性的風險,甚至造成結構性之崩壞。因此,若能利用此次雙方貿易失衡諮商談判機會,針對中國大陸科技產業發展採取各種途徑進行管制或加以無限施壓,則將可以迫使中國大陸作出妥協及讓步,以達到阻止中國大陸科技產業之快速崛起。
 
或許在承受來自美國極大的貿易失衡壓力或關鍵技術管制之下,其實中國大陸已經作出不少妥協及讓步。例如:2018年12月G20期間與美國達成貿易休戰90天、恢復從美國進口黃豆和液化瓦斯、降低美國汽車進口關稅等;之後,則是再行開放外資市場准入範圍、公佈新的外國投資法令、禁止強迫外國合作夥伴交出技術機密等;以及今年一月上旬甫剛結束的中美貿易副首長級之北京諮商談判,雖並未作出最後決定,但據悉中國大陸在一月下旬兩國貿易首長重啟新的回合諮商談判中,將會提出未來6年擴大規模採購美國產品計劃,全部採購金額超過1兆美元,希望到2024年時讓中美貿易呈現均衡之狀況。
 
儘管,中國大陸最近提出具體數值目標,也展現了大幅讓步姿態;但是,筆者認為,中國大陸迄今所提出的承諾,均偏重於擴大採購美國產品及開放外資市場准入範圍等項目,美國似乎不太滿足,反而提出2年之內必須解決雙方貿易失衡狀況更嚴厲之要求,甚至提出中國大陸若能加強智慧財產保護力度,禁止強制技術轉讓,則將增加高端科技技術出口作為前提,似乎無視中國大陸一直希望美國能夠適度解除從1989年起對其實施高端科技出口限制之要求,是有效解決中美貿易失衡的選擇之一。
 
在此同時,面對近年以來中國大陸快速崛起之下,迄今美國對中國大陸採取各種干擾手段背後的真正目的,與其說是去年以來中美貿易爭端的延伸,不如稱為美國擔憂中國大陸科技產業發展之超車。再者,美國要求中國大陸擴大購買產品,藉此消弭中美巨額貿易逆差未必可行,此乃其取決於中國大陸民眾對美國產品的需求之多寡。亦即美國正在採取各種干擾手段構築一道“科技圍牆”,直接掐住中國大陸建立科技產業核心技術咽喉,減緩中國大陸產業轉型發展,進而達到打擊中國大陸經濟持續增長。
 
很顯然地,中美貿易已經從貿易失衡的衝突轉型為科技發展的冷戰。在美國針對中國大陸構築一道“無形”科技圍牆情勢下,未來勢必對台灣科技產業發展產生相當程度的衝擊,尤其美國正在規劃提高外國業者取得高度敏感科技限制,台灣亦在受到限制範圍之內。然而,更加重要的是,由於兩岸產業從中國大陸實施改革開放起,在優勢互補互利下展開密切合作,使得美國對中國大陸企業加強科技之管制,將會或多或少波及台商,例如:最近台灣的聯華電子公司涉入福建晉華公司之案件即為事例。因此,面對中美貿易爭端於休戰90天後是停是熄難以掌控之下,台商與大陸企業加強交流合作的同時,必須密切注意與其相關之規定並及早因應,以降低負面的衝擊。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2019全國兩會
老記讀會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