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中國經濟將在合理區間穩步運行—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解讀
China’s economy is in a stead progress within reasonable range —Interpretation of the 2018 Economic Working Conference of Central Government
易憲容 [第3434期 2018-12-31發表]

易憲容
 
1958年10月生於江西上高。曾在華東師範大學、中國社科院學習,分別獲得學士、碩士、博士學位。曾在中國人民大學做博士後。為國際新制度經濟學學會會員。曾在湖南師範大學、香港大學、中國社科院金融所工作。現為青島大學財富管理研究院院長。專長為制度經濟學、現代金融理論和中國金融、房地產理論等,並為國內多所名牌大學EMBA課程的教授。
 
目前,在中美貿易摩擦的陰影揮之不去、國內外市場不確定性增加、國內經濟增長下行壓力持續上升的情況下,2018年12月19日至21日在北京召開了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該會議不僅是對2018年經濟工作全面總結,也是為2019年國內經濟政策定調。所以,市場對這次會議十分關注,也對會議公告進行了不同的解讀,以此來了解2019年中國的經濟政策會有多少變化。
 

財政政策支持力度明顯加強

 
會議表示,當前中國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外部環境複雜嚴峻,經濟面臨下行壓力,更甚是,當前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在這種形勢下,穩增長,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依然是2019年重要的任務。而要達成其任務,就得更多採取改變的辦法,更多運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在“鞏固、增強、提升、暢通”8個字上下工夫。會議提出,宏觀政策要強化逆週期調節,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這是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政策重心。
 
其中,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大政策對經濟增長支持力度,加大財政政策支持的效率,強調實施更大規模減稅降費,這與去年會議所指的“政策取向不變”,今年整個財政政策支持的力度明顯增強。同時,要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可以說,積極的財政政策的核心在於減稅降費,這不僅是當前各國在經濟增長放緩時提振經濟的一種趨勢,也是改善國內營商環境,恢復國內企業投資信心的一個重要方面。同時,減稅降費有利於增加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促進國內居民消費增長。
 
可以看到,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這有利於加大地方政府的基礎設施建設的力度,補足當前邊遠及經濟落後地方基礎設施落後的短板。今年9月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中明確提出,要緊扣國家規劃和重大戰略,加大“三區三州”(“三區”是指西藏、新疆南疆四地州和四省藏區;“三州”是指甘肅的臨夏州、四川的涼山州和雲南的怒江州)等深度貧困地區基礎設施、交通骨幹網絡特別是中西部鐵路公路、幹線航道、樞紐和支線機場、重大水利等農業基礎設施、生態環保重點工程、技術改造升級和養老等民生領域設施建設。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與此一脈相承。2009年,我曾到貴州遵義地區幾個縣講學,其中有正安縣。這個縣的人口、土地面積與江蘇的建德差不多,自然資源還要好於建德,但GDP及財政收入,正安縣不足建德的十分之一。原因何在?最為根本的原因就是正安的基礎建設落後,人流、物流、信息流等市場化的程度都十分低。我當時就建議過,中央政府要以直接財政轉移支付的方式來幫助這些地區基礎設施建設。近幾年正安縣的高速公路通行之後,其情況就發展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所以,今年積極的財政政策加大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來加大地方基礎設施建設,能夠起到一石三鳥的作用。即增加當年固定資產投入、改善落後地區的基礎設施及經濟環境、拉動當年的經濟增長,問題是如何讓這些專項債券資金有效利用,而不至於通過政府官員的手讓專項債券資金不斷地漏出。
 

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週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關鍵之年。站在改革開放40週年的歷史坐標上,如何謀劃中國明年經濟社會發展新圖景?2018年12月21日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傳遞出中國未來發展新動向。圖為瀋陽新松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工業機器人生產車間。(新華社圖片)  
 

貨幣政策將更為寬鬆

 
金融政策及貨幣政策是2019年經濟政策的重點,與去年相比,今年所強調的穩健的貨幣政策有所不同,要“鬆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充裕,不像去年強調要“保持中性”,明顯釋放出貨幣政策轉向更為寬鬆的信號。同時提出了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提高直接融資比重,解決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可見,2019年中國央行貨幣政策轉向,不僅在於經濟增長下行的壓力上升,以貨幣政策轉向來穩增長。更可能是經過2018年去槓桿的治理整頓之後,影子銀行全面收縮。因為,從2018年1~11月銀行信貸增長為13.3%的情況來看,遠大於GDP增長和通貨膨脹率增長之和(6.7%加2.2%),市場的流動性並不缺乏。而過多的流動性由於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效率不高,沒有流向實體經濟,或在金融體系內循環,或是流向了房地產市場。這就是本次會議強調改善2019年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一個理由。
 
那麽國內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為何要改善或缺乏效率?問題的根源在哪裏?可能最大的問題還在於貨幣政策更頻繁使用數量型工具,而不是價格型工具。因為,目前國內貨幣政策價格型工具與發達市場國家有原則上的不同。歐美發達國家央行的基準利率基本上是貨幣市場短期利率,反映了近期貨幣市場供求關係,通過這種利率調整很快就會傳導到信貸市場去。但是中國央行的基準利率是商業銀行的一年期存貸款利率,這種利率反映的是商業銀行一年間的資金的供求關係。所以,中國央行基準利率並不容易有效傳導。中國央行只能更為頻繁通過公開市場操作來保證市場流動性充實。2019年要讓國內央行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完善,在利率市場化改革上有更多的事要做。
 

資本市場深化改革

 
在資本市場發展方面,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著墨較多。會議指出資本市場在金融運行中具有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作用,要通過深化改革,打造一個規範、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完善交易制度,引導更多中長期資金進入,推動在上交所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盡快落地。在這段文字中,所包括的內容非常多,是多年來對資本市場發展最為重要的政策表述,比如強調資本市場在金融運行中具有牽一髮而動全身,即資本市場不發達也將成為影響金融市場成熟的方面;資本市場成熟性;引導中長期資金;科創板註冊制落地等,所以這也意味着2019年的中國資本市場有政策上的好戲。當然要發展中國資本市場,不少重大理論問題需要深入反思和研究。否則,中國資本市場的改革有可能無的放矢,得不到要領。
 
 

構建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

長效機制

 
在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公告中,對房地產市場著墨不多,其重要性一點都不可忽視。在中央工作會議召開前,由於前兩次中央政治局會議都沒有提及房地產市場,且國內外經濟環境改變讓經濟增長下行壓力上升,再加上國內一些城市房地產市場銷售量下降而出現微調,所以市場紛紛議論2019年國內的房地產市場會出現重大調整,甚至於預期2019年各城市房地產市場政策將會出現全面鬆綁。不過,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表明,2019年國內的房地產市場政策,基本方向沒有改變,但一些城市的微調將會成為常態。
 
因為今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表示,要構建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長效機制,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因城施策、分類指導,夯實城市政府主體責任,完善住房市場體系和住房保障體系。這基本上確定了2019年國內房地產調控政策的基調。2016年12月,中國領導人主持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時,就提出了“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這一國內房地產市場發展的基本原則。之後,把房地產市場發展的基本原則寫入了十九大報告中。
 
從今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表述來看,2019年的房地產市場調控基本上還是沿着十九大確定的房地產發展的基本原則前行,就如我一直強調的,這一原則是中國房地產市場短期及中長期發展的基本原則,未來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只能在此基礎上前行,決不會再回到讓房地產炒作投機震天的老路上去。
 
關於2019年中國的房地產政策,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思路是,一是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市場定位。也就是說,就目前中國的房地產市場來說,儘管現實的市場要回到這個房地產市場定位上還有一定的差距(比如房價過高,房地產泡沫巨大等),國內房地產市場投機炒作仍然很嚴重,但是讓國內的房地產市場由於投資炒作為主導的市場回歸到消費為主導市場,讓國內的房地產市場價格理性回歸這個原則不會改變,只不過目前地方政府在以時間換空間,讓這種房地產市場轉型的週期性延長。既然房地產市場發展的基本原則沒有改變,那麽任何地方政府想借助房地產的投機炒作及房價快速上升來推動經濟增長,估計這是中央政府不允許的。在這一原則基礎上,地方政府要三思而後行。
 
二是國內的房地產調控與去年不同的由“因城施策、差別化宏觀調控”轉變為“因城施策、分類指導”的方式。這種轉變的核心是,在“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市場定位”的基礎上,出台房地產調控政策的權力由以往中央政府掌握完全下放到地方政府的手上。地方政府可以根據本地的實際情況出台不同的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不採取“一刀切”的方式。這不僅能夠調動地方政府的房地產調控的積極性,可以讓地方政府根據本地情況採取不同的政策。但這次文件也十分強調權力與義務對等性,即地方政府要真正地對房地產市場調控負起責任來,要承擔房地產市場調控的主體性責任。
 
三是這種特別強調地方城市政府房地產宏觀調控政策的主體性,強調地方政府的責任,就要求地方政府對當地房地產市場發展把握好,既要讓當地的房地產市場得以健康發展,也不可能讓所掌管的房地產市場發展脫離“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市場定位軌道。如果說,有地方政府想炒作房地產,並讓當地的房地產市場脫離該軌道,讓房地產市場的價格瘋狂上漲,那麽中央政府就有可能對地方政府官員問責。所以,在“因城施策、分類指導”的方式下,房地產市場的調控權力是下放到了地方政府手上,地方政府權力大了,但這種權力是要保證當地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而不是吹大房地產市場泡沫。如果一些城市的地方政府脫離了基本軌道而對房地產調控政策全面鬆綁,那麽地方政府官員的烏紗帽就得當心了。不過,2019年國內一些三四線城市面臨這樣的風險也是非常高的。因為,這兩三年,國內一些城市的地方政府嘗到極力推高當地房價打造當地經濟虛假繁榮的甜頭之後,加上現有的土地財政激勵機制,各個城市的地方政府有強烈的動機來推高本地的房地產市場價格,吹大當地房地產市場泡沫。至於吹大的房地產泡沫破滅之後,當地經濟洪水滔天這早就不是他們關注的問題了。所以,中央政府是否有這種威權性還得經受市場的檢驗。
 
四是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2019年房地產市場發展的兩大體系並舉,即完善住房市場體系和住房保障體系。這與2017年所強調的租售並舉的房地產市場發展體系有很大不同。這種不同最為核心的問題,估計對2019年國內房地產市場來說,政府會更加強調住房保障體系的建設。特別是對於一線城市,及二線城市來說更是如此。因為,在這些城市,要讓這些城市的房地產市場價格以市場的方式在短期內快速調整,回歸理性並非是容易的事情。如果這些城市的房價不調整、不回歸理性(目前北京、上海、深圳、廈門四個城市的房價收入比分別高到了46、44、48、53),居民的基本居住問題要解決是不可能的。所以加大力度發展住房保障體系是化解這些城市居民住房困難最為合適的方式。2018年深圳市政府就此已經規劃未來房地產市場采取4-4-2制度方式(即40%為市場商品房,40%為政府公租屋,20%為保障性住房),估計這種房地產動作模式很快會在國內一些城市推廣。所以,2019年發展住房保障體系會成為國內房地產市場較為重要的一塊。也就是說,2019年國內房地產政策基本上會沿着十九大的原則上前行,基本原則和房地產市場發展方向不會有多大調整,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也不會全面鬆綁,各城市房地產政策微調是常態,市場根本不用大驚小怪。
 
可以說,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為2019年的經濟政策基本定調,其包括的內容非常豐富,但核心就是如何保證2019年中國經濟的穩定增長。其開出的政策菜單主要是財政政策、貨幣政策及房地產政策,同時有幾個重大問題如何處理,包括市場及政府、金融與實體其邊界在哪?誰來界定?國有及民營孰重孰輕如何確立?誰來把握?等等,這些問題將決定2019年的經濟政策走向。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44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