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加速經濟結構轉型 須發揮民企引擎作用
Private enterprises should play a role of engine for accelerating the transformation of economic structure
戴肇洋 [第3430期 2018-11-05發表]

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學博士修畢。歷任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顧問,台灣綜合研究院副所長、所長兼財經諮詢委員會委員暨執行秘書,台灣經濟研究院組長,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國際經濟組召集人,中華勞動與就業關係協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員等職。
 
 
今年三月中美貿易引發爭端愈演愈烈,其對中國大陸的影響似乎有日益擴大之趨勢。依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統計數據顯示,第三季經濟成長6.5%,不如市場預期,創下近10年來新低;前三季淨出口(出口減進口)對經濟成長的貢獻,從去年同期的1.3%下降為-9.8%,再度由正轉負,更是創下近8年來新低。面對經濟逆風之下,從習近平的“六穩”至李克強的“積極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穩健貨幣政策要適度鬆緊”之外,財政的擴大減稅降費力道與增加公共工程建設支出,以及人行的利用貨幣政策工具進行公開市場操作與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從上到下嚴陣以待,希望減少中美貿易爭端所造成之衝擊。
 

領導高層表態

力挺民營企業

 
從上述中可以發現,中美貿易爭端所造成的經濟逆風,其影響層面並非僅有實體經濟活動,而是已延伸到金融市場,包括:貨幣貶值壓力加重、A股瀕臨破底、企業債券違約規模續創新高等。在這些不利環境圍繞下,頗讓外界矚目的是,早自中國大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前迄今,不斷引發路線爭辯的國營企業之政策,未來在遵守WTO禁止補貼規範原則下發展方向為何?由於今年以來,46家民營A股上市公司獲致國有資本入股,包括24家屬於控股權利轉讓,國營企業與民營企業兩個群體消長所形成的“國進民退”現象,使得最近中國大陸內部在中美貿易爭端延伸下,重新燃起政策路線爭辯。
 
其中,部分學者專家認為,國營企業長期以來在政府部門過度利用國家力量扶植下發展,嚴重擠壓民營企業生存,不但扭曲公共資源效率的配置,而且影響經濟結構型態之轉型。相對而言,也有部分學者專家則指出,國營企業是中國社會主義經濟體制發展模式之下扮演主導性的角色,應該積極致力發展,相對民營企業屬於補充性之功能,則是採取放任發展;尤其是國營企業累積頗為雄厚的資源,在面對中美貿易爭端日益激烈下,比較民營企業所存在的條件,更加具有協助國家持續經濟成長因應能力。
 
然而,10月20日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於一封回覆企業信函中,在鼓勵企業承擔社會責任進行扶貧的同時,特別以“支持民營企業是中央一貫的政策”的論述,駁斥任何弱化民營企業的雜音;同時,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一項國際研討會議上表示,雖中國大陸需要鞏固和發展公有制度的經濟模式,但更加需要加強落實和完善民營經濟發展的政策措施,將堅決消除阻礙民營經濟發展的各種不公平、不合理障礙,亦即在領導高層力挺民營企業必須與國營企業之同步茁壯發展公開表態下終結。
 
無獨有偶,在習近平公開論述及李克強堅決支持的同時,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以肩負國家經濟政策的立場,在接受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等三大官方媒體專訪回覆記者時,特別針對“國進民退”議題指出“國進民退”是片面耳語、錯誤的傳言,劉鶴甚至更進一步直言國家資本入股民營企業,協助其解決資金籌措困境,是共存共榮的措施。
 
亦即在國企與民企兩個群體消長所引發的政策路線爭辯下,從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以“一錘定音”的明確政策論述,至政府高層對民營企業的措施支持表達等行動,極其罕見。換句話說,中國領導高層積極作為,除了可以激發民營企業的生產力,提高其面對外在環境挑戰之競爭力,藉以重新燃起民營企業對未來經營之信心之外,更可扭轉最近陷入路線爭辯的“國進民退”觀感,同時也淡化了長期以來受到質疑的“國營獨佔”色彩。
 

民營企業是帶動經濟

持續成長之關鍵

 
雖然此次中美貿易爭端源起美方,但是這些壓力已成為倒逼中國大陸加速經濟結構型態轉型的動能。其實,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後,北京方面經深刻體認,危機是轉機的泉源,經濟自主對國家長期發展的重要性及迫切性,除了在“十二五”計劃及“十三五”計劃內容中,特別重視經濟結構型態從外需依賴,積極調整為內需自主,包括:從製造調整為服務、從投資調整為消費等轉型之外,其政策方針不但同步配合大幅朝向此一路徑進行修正,而且針對民營企業經營環境,特別是小微企業的生存發展空間加以規劃。
 
這些從最近兩年中國大陸服務領域佔GDP的比重超過六成、消費對經濟成長的貢獻達到七成的數據加以觀察,比較2008年其分別僅有44.2%及46.2%,不但將自我掌握的內需自主,逐漸表現於其推動經濟結構型態調整的成果,而且也反映了已無法操之在我的外需依賴,反而成為促進經濟成長難以預估之變數。亦即在主、客觀環境急劇變化下,未來中國大陸必須有效利用從世界工廠過渡到世界市場機會,積極擴大內需發展格局,尤其需要透過民營經濟力道,藉此加速經濟結構型態調整,進而促進經濟持續成長。
 
再者,依據中國大陸國家工商總局資料統計,截至2017年9月底止企業家數共有2907萬戶,其中民營企業家數2607萬戶,佔全部家數的89.7%;至於企業註冊資本金額共計274.3兆人民幣,其中民營企業註冊資本金額165.4兆人民幣,佔整體企業註冊資本金額的60.3%,顯示民營經濟在整體經濟活動所佔有的地位日益重要。此外,中國大陸工商團體以2017年民營企業的“56789”表現作為實例指出其經濟地位,這些包括:民營企業對稅收的貢獻超過五成、對GDP的貢獻超過六成、對新技術及新產品的貢獻超過七成、對提供城鎮就業人口的貢獻超過八成、對新增就業的貢獻超過九成,更加說明民營經濟對中國大陸經濟的重要影響,不言可喻。
 
從上述企業經營狀況分析中可以發現,中國大陸在推動經濟結構型態從外需依賴轉型為朝向內需自主格局發展過程中,除了將油、電等少數涉及國家安全或影響社會公平,需要透過國營相關企業供給的民生物資項目之外,多數以內需市場發展為主的相關產業,不論是生產性產業抑或是消費性產業,民營企業不但是逐漸扮演活絡市場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柱,甚至已成為未來真正能夠帶動經濟持續成長之核心關鍵。
 

海關總署10月12日公佈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中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22.28萬億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增長9.9%,進出口值逐季提升,第三季度同比增速明顯走高。圖為車輛在山東青島港外貿集裝箱碼頭裝運集裝箱。(新華社圖片)  
 

民營企業角色定位

仍需釐清

 
不過,無法否認的是,如果檢視改革開放迄今,其實民營企業在中國社會主義經濟體制發展模式下所扮演的角色,並非定位十分清楚,除了在經營過程中與國營企業的關係相當微妙之外,在專業分工上與前往海外投資“私營企業”之性質也是有所差異。此外,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之後,隨着中國大陸經濟快速崛起,國營企業在國家力量支持下,獨自佔有經濟“制高”位置,以及在個體經濟活動頗受幹預,包括:投資計劃的審批、市場進入執照之取得等保護下,優先取得資源分配權力,使得民營企業在經營過程中受到有形無形限制。
 
例如,過去中國大陸曾經為了抑制通貨膨脹,雖採取貨幣緊縮政策達到緩和通貨膨脹壓力,但在減少資金流動的同時,卻又造成許多民營企業面對流動資金陷入“乾涸”恐慌,在經營資金周轉需求急迫下,必須透過高利轉向民間取得貸款,最後卻又因難以償貸而淪為破產倒閉命運。其中,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之後,浙江省溫州市許多民營中小企業,因背負頗沉重的高利貸款,而導致周轉不易引發破產連鎖倒閉,是典型之事實。
 
持平而論,究竟中國大陸國企與民企之間的消長,是否因在經營空間上造成相互排擠,以及在市場佈局上形成彼此矛盾,而造成“國進”、“民退”現象,其實是迄今難以蓋棺論定的議題。不過,最近數年,在中國大陸積極推動經濟體制調整政策下,已產生了頗微妙的變化;其中,包括推動國營企業及民營企業持續朝向“混合所有”制度改革,尤其兩者相互參股、聯合經營案例接二連三,彼此在經營或分工界線上逐漸模糊。
 
另一方面,值得觀察的一個指標是,最近數年中國大陸定期所公佈的資料之中,除央企逐漸增加提供接納民企參股空間、聯合經營之外,在其“民間投資”統計上,已經將其指標定位為是“央企及國家控股企業”之外的企業投資。由此似乎已意味着,中國大陸現行企業經營狀況,並非上述部分學者專家所認為的“國進”、“民退”現象,而是“國有企業”已概括着“國有民營”範圍。也就是說,中國大陸將民營企業與地方國營企業所投資的金額整合為“民間”賬目,顯示民企已經與地方國企逐漸交融、共構成為民間經濟的主力。
 
無論如何,因應企業經營逐漸朝向“混合所有”制度發展趨勢之下,個人認為,若欲民營企業健全完善發展,中國大陸政府需要積極針對其在推動經濟結構調整中定位加以釐清。其重點包括:明確定位非屬官方的民間持股多少比例以上,是屬於民營企業,以及嚴格規定這些有官方持股的民營企業,必須透過現代化、透明化的董、監事會體制作為主導經營的核心;此外,更加重要的是,官方在依法進行監管原則下,充分尊重民營企業經營自主。唯有如此,不但可以降低外界對“國進民退”的質疑或抵制力道,而且亦可減少美國利用縮減對中國大陸貿易赤字找到攻擊中國大陸必須調整經濟體制之藉口或挑釁空間,進而達到加速經濟結構型態轉型願景。
 
他山之石,可以借鏡。若以日本、台灣的民營企業從小到大、由弱呈強發展軌迹之歷史經驗來說,不論在促進經濟穩定增長、帶動產業不斷創新等方面,或是在增加就業機會、改善民眾生活等方面,民營企業發揮極重要的作用,其不但對社會經濟扮演的角色不容否定,而且對社會經濟延伸的貢獻更是不可磨滅,可以說是已成為推動經濟及社會發展無法忽略之一環。
 
整體而言,中國大陸在面對經濟可能下行的壓力,以及因應中美貿易爭端難以預估的衝擊下,企業信心相對脆弱,銀行體系更是不願輕易提供融資,其對擔保不足或官方背景保證缺乏的民營企業,更是容易因資金斷鏈而陷入危機,任何風吹草動,極有可能擴大蔓延造成大量倒閉風潮,進而延伸阻礙中國大陸經濟結構型態轉型步調。值此經濟逆風強力吹拂中國大陸之際,若能有效借重民營企業發揮群策群力能量,將有助於加速從世界工廠過渡到世界市場步調,此乃是中國大陸經濟結構型態轉型成功的關鍵所在。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蚩尤故里 神奇新化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1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