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美蘇貿易戰”與歷史啟示錄﹙下﹚
US-Soviet cold war and its history revelation (II)
[第3428期 2018-10-08發表]
■  趙曉
 
趙曉(Dr.Peter Zhao),經濟學博士、經濟學家、香柏領導力機構首席經濟學家;曾供職於國家經貿委、國務院國資委等政府機構;曾任北京科技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哈佛大學等多所著名大學的訪問學者。主要研究方向:宏觀經濟與中國經濟、房地產與貨幣、制度與制度轉型(宗教與文明)

 

俄羅斯經濟崩潰的

複合因素:金融貨幣戰爭

 
葉利欽接手的是一個爛攤子,“一大堆半死不活的企業,外加1萬億盧布內債和1,200億美元外債(雲石,2016,“休克療法—俄羅斯為什麼要‘自尋死路’?”)”。政府只能狂印鈔票來解燃眉之急,其結果當然就是物價暴漲,“1992年通脹率已達到1354%,經濟失衡已到了無論什麼‘主義’者都無法容忍的地步,以緊縮制通脹的休‘克’大概是誰在台上都難免要搞的(秦暉語)。”
 
這個時侯,“美蘇貿易戰”進入收網階段,經貿戰最高級的形態—金融貨幣戰馬上上演。
 
江曉美將“金融貨幣戰”分為以下六個階段。
 
第一階段:戰略預備
 
信息戰和意識形態戰:列根在80年代大肆發行美元的同時又提高利率,對外公開宣傳是用來增加“經濟陷入危機的蘇聯在西方世界的籌款成本”。列根用美元高息吸引全球資金回流美國,拉動美國經濟。然後,又通過媒體把繁榮資訊傳到蘇聯,令蘇聯相信“美國道路”、“美國模式”為唯一選擇,可謂攻心為上。
 
第二階段:全面開戰和兩個戰場的形成
 
在進一步目睹了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就下,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決心要走比中國更果斷的“改革開放”之路。於是,在3到5年內就放棄黨的領導,打開國門,甚至主動解散蘇聯。戈爾巴喬夫的背後,則是蘇聯人的集體選擇,他們相信自己正在走上一條能夠最終實現“美國模式的繁榮金光大道”。
 
決定性的金融打擊首先來自美國經濟學家薩克斯的“休克療法”即“哈佛500天改革計劃”。 這個方案把蘇聯國有資產私有化,以有價證券也就是股份的形式分配給全體蘇聯國民,每人平均分到1萬到1萬5千盧布不等,約合3到4萬美元。金融戰的主戰場及漂亮工具由此形成。
 
輔助戰役或者說輔助戰場,是有計劃的控制本已小範圍存在的盧布黑市,一個原先只用來購買西方奢侈品而存在的小規模黑市,變成了一個有能力操控蘇聯當時全部國有貨幣——盧布價格的地下灰色金融市場。
 
第三階段:決戰階段
 
在發動金融貨幣決戰之前,美國幕後隱身的對這場跨國金融戰役的指揮者,已經事前迅速作出安排,通過獨資(正規軍)與合資(雇傭軍)的金融公司進入搶灘陣地。
 
美歐跨國金融公司和投資基金會在蘇聯境內設立大量“獨立核算”的皮包銀行,利用老百姓對傳統銀行和“現代私人銀行”之區別的渾然無知,利用俄羅斯人對西方跨國公司的無限崇拜和信任,毫不留情地發動了龍卷風般的攻擊!
 
蘇聯原有的“金融監管”,則早已淪為公共媒體攻擊的對象—宣稱他們代表舊國家壟斷保守勢力的最後堡壘,是俄羅斯不能迅速致富的最大障礙,代表“復辟”和“集權”的舊體制,必須發動最後的攻堅,攻克這個堡壘!
 
《真理報》等老百姓相信的官方大報,也都在被“外資(索羅斯)”私人購買股權後,轉變成了發動這場金融戰役的“衝鋒號手”。
 
至於政治家們,都在忙於爭取選票,即使有人知道“現代私人銀行家”的厲害,也不敢違背強大的輿論和民意,去進行任何揭露和干預。
 
於是,短短一兩年間,一些不用排隊、微笑待客、獨立核算、科學管理的“現代私人銀行”,如同雨後春筍般遍佈了蘇聯每一個城市。他們提供免費的咖啡,僱員帶着和藹的微笑,給蘇聯人民帶來了一種前所未有的信任感—這種銀行(私人銀行)比舊銀行(前蘇聯國有銀行)強多了!“現代私人銀行”通過各種灰色手段,以相對高一點的利息吸收了大量蘇聯民間和企業的盧布儲蓄。
 
與此同時,這些貌似“互不相關”、“獨立核算”的私人銀行和私人金融機構,還“利用灰色的回扣和各種小費等”手段,向蘇聯—俄羅斯中央銀行、國有銀行和金融機構大肆套取、借貸到巨額的盧布款項!
 
這個時候,由於中央的計劃管理體制和金融監管都已經隨前蘇聯政治制度的瓦解而弛解,於是大量盧布隨同失控的財政和私有化證券,幾乎無限制地流向消費領域,於是俄羅斯發生了超級通貨膨脹。
 
而在靜悄悄地推動這一切的跨國銀行家們手中,這時手中已囤積了足夠數量的、完全是從蘇聯人自己手中借貸來的盧布。於是,一場唱衰和打壓私有化證券的媒體宣傳戰先行發動。盧布幣值應聲一瀉千里!
 
百姓們對手中持有的國企股權證券的價值頓時完全喪失信心。跨國銀行家把整個俄羅斯原有國營企業的全部私有化證券,以買垃圾的價格收購到手—從此成為其合法的股權持有人!然後迅速通過各種隱蔽的管道對股權和收益權作了重新分配!
 
跨國銀行家對俄羅斯戰役的第一個決定性階段,至此“完美”地結束!而幾代俄羅斯人流汗流血犧牲營建起來的那個令人生畏的強大國有工業體系徹底崩潰,所有權轉手!
 
第四階段:蘇聯—俄羅斯金融戰役的重要的收尾戰役開始了
 
私有化證券的出售,還未必帶來國家經濟的全然崩潰!跨國私人銀行家雖然手中已經持有大量證券,但這些垃圾證券畢竟不是現金,這些銀行家們也還沒有能力來支付巨大額度的貸款利息。
 
他們決定徹底打開俄羅斯金融體系的全部大門。最慘烈的一幕上演:根據美國金融專家小組的建議,俄羅斯銀行決定進一步放寬對盧布和美元自由匯兌的監管,以更加自由和開放的兌換來“對抗”美元和盧布的地下黑市交易!
 
公共媒體對此無人反對!而蘇聯政界包括央行官員,都處於選舉的興奮中,無暇顧及這些經濟小事!葉利欽雖然在國家匯率還是1盧布兌換2.8美元的時候,提出用36盧布:1美元來換取黑市美元作為戰略儲備的建議,但不被國務會議通過!
 
最終,一場毫無懸念的金融屠殺開始了!由於實際上放開了私人金融機構和黑市自由兌換盧布和美元,也沒有任何強有力的監管手段,一切任由盧布“按照金融市場的那隻看不見的手來調控”!
 
私人銀行外面排隊公開以不斷貶值的盧布兌換美元的戲劇化場面出現了。然而此時,臉上焦急的蘇聯人已是一群乞丐!
 
在彌漫市場的恐慌情緒主導下,盧布兌換美元迅速崩盤為100盧布兌換1美元。
 
這時出現了三個結果,可謂一箭三雕:
 
(1) 在證券市場上出售私有化證券拿到的那些盧布價值貶值了280倍。昔日俄羅斯人分到手中的證券財富,這時最多也就剩下幾十美元的價值了。俄羅斯人就這樣異常廉價地出賣了幾輩人辛苦血汗積累的全部家當!
 
(2) 蘇聯的金融體制完全崩潰,市場價格體系崩潰。所有人的終生積蓄瞬間隨盧布崩盤而貶值280倍!一個趾高氣揚的債權國家成為巨額負債國家!俄羅斯的國力消散,社會長期動蕩,超級大國之夢從此遠去!
 
(3)“獨立核算的私有、合資銀行”收割了所有的韭菜,剪掉了所有的羊毛,無論是“高息”得到的民間的盧布儲蓄,還是從蘇聯中央銀行合法借來的巨大額度的盧布債務,歸還起來都完全微不足道!
 
戰役的失敗一方:俄羅斯央行已經沒有任何牌可打。由於盧布價值的大崩盤,俄羅斯各家銀行也都徹底喪失了支付能力,他們輸到家了!
 
金融戰役的國際發起者決定發起最後的圍剿。當時,要贖買全部那些“垃圾”證券的利息和本金的數目仍然極其巨大,雖然已經貶值了280倍,但考慮到當時利率很不正常,還有“實際上”高息攬儲和“灰色代價”的成本存在。所以要把將近10兆盧布的私有化證券購買資金,誠實歸還給俄羅斯銀行,仍需付出上千億美元的實際款項才行。
 
國際銀行家當然不想這樣做,於是新的方案出現了。
 
第五階段:最後一戰:讓盧布徹底貶值!
 
金融炒家們在主戰場“匯率兌換市場”與輔戰場“金融黑市”兩個方面同時操作。
 
通過恐慌性渲染,蘇聯淚流滿面的國民們紛紛拋出每一張盧布,買進美元!甚至在和平空間站的宇航員都焦急地動用秘密軍事波段,向在地面的朋友求助兌換自己在銀行的盧布!
 
盧布毫無懸念地崩潰!這時美國專家及時提出了“新的友好建議”:貨幣改革!用1,000舊盧布更換1個新盧布,然後把匯率定在5個新盧布:1美元的基礎上進行浮動!
 
美元和盧布的匯率:1961年1月,1美元:0.90盧布
 
前蘇聯解體前大約在1987年,1美元:0.60盧布(最高值)
 
1990年11月1日,1美元:1.80盧布
 
1991年底,1美元:170盧布
 
1992年1月2日休克療法之後,整個舊盧布實際貶值達到了14000倍。可以說到此時為止,整個原蘇聯“500天計劃”的私有化證券的最終持有者們—“獨立核算的私人銀行和金融機構”所用來購買整個蘇聯前國有企業體系的全部價格,大約也就價值幾千萬美元!
 
第六階段:尾聲:游擊戰階段!
 
這個史無前例的金融貨幣戰慘烈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美蘇貿易戰”美國完勝、蘇聯及俄羅斯完敗!
 
此後,一些小型對沖基金又對俄羅斯金融發動過襲擊。但成效不大。新盧布最多曾跌破40新盧布:1美元,但很快止跌回穩。
 
總結整個戰役:扣除利息因素,這場金融貨幣戰役的發起者(國際銀行家和一批新生的俄羅斯金融壟斷寡頭們),以72,800盧布:1美元的代價,用世界歷史上史無前例的超低價格,“買(不如說搶)”進了當時以低標價格出手、總計不到十兆舊盧布標價的全部私有化證券—而這些證券所涉及的權益內涵,涵括了整個俄羅斯國民經濟有價值的一切!
 

美蘇貿易戰之歷史啟示錄

 
 1、“美蘇貿易戰”是舊“冷戰”的核心,蘇聯解體及俄羅斯的衰敗關鍵是經濟上的垮台;目前,筆者所呼籲的中美雙方惜戰、重建中美戰略互信的戰略時間窗口正在消失,“中美貿易戰”正在從關稅之戰、科技之戰逐漸演變為全方位的“新冷戰”,局勢越來越惡化,值得高度重視前車之鑒;
 
2、“美蘇貿易戰”或者說舊“冷戰”是美蘇兩大超級大國之間的世界大戰,“中美貿易戰”是世界第一和第二經濟體之間的板塊級、地殼級的衝撞;中國由此進入改革開放40年面臨新挑戰的時刻,進入戊戌變法120年的又一歷史關鍵時刻,“中美貿易戰”可視為中國的國運之戰;
 
 
3、“美蘇貿易戰”涉及幾乎一切層面,中美貿易戰也勢必迅速超越經貿層面、科技層面,轉而從金融層面、貨幣層面、意識形態層面、地緣政治層面等各個層面全面展開,中國特別需要總體戰略的緊急研究與制訂;
 
4、列根施行“列根主義”全力對付蘇聯;特朗普或施行“新列根主義”全力對付中國;在筆者看來,美國“國防授權法”在參眾兩院快速、高比例的通過標誌着美國對華“新冷戰”已成為美國國家意志,並已完成國家戰略系統的戰爭準備;而美歐貿易戰休戰並宣告將一致對華則標誌着美國對中國的戰略包圍初步完成;未來“經濟北約”形成,則標誌着反華包圍圈徹底完成;為打贏“中美貿易戰”,美國甚至有可能退出聯合國,另組“北約政府” ,以全面孤立、邊緣化中國;中國需要從最好處着想,最壞處準備;
 
5、前蘇聯經濟的軟肋是低效率的計劃經濟、脆弱的糧食產業、對石油外貿的過度依賴以及幼稚的金融意識;中國經濟也有不少軟肋,農業和糧食產業以及高科技產業仍不夠強大,對石油等重要能源原材料的進口依賴度較高,全民的金融意識不成熟;接下來,美國或將不斷加息、回流美元,陸續引爆石油戰爭,糧食戰爭,甚至還會推動重要能源原材料價格的上升,以打擊中國的外儲,進而打壓人民幣,以及和人民幣國際化緊密關聯的“一帶一路”正面臨空前嚴峻的考驗;極端情況下,美國還一定會斷然引爆中國的地緣政治危機;
 
6、關稅戰、貿易戰、信息戰、以芯片為代表的科技戰之後,預計資本爭奪戰將是關鍵,許多人只計算加稅帶來的損失,這只是芝麻,資本不確定性引發的中國經濟的負面影響才是西瓜,故下半年中國經濟會面臨新的壓力,而未來一年需要極其關注外資及中國本土加工企業會否撤出;資本爭奪戰又勢必觸發金融貨幣戰爭,特別是人民幣匯率風險;
 
7、中國經濟要以穩為主,最重要的是要穩住民心,為此必須“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積極因素”,團結全民,共度時艱。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