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貿易戰應成中國調整經濟體質墊腳石
Trade war should become a stepping stone for China to adjust its economic stature
[第3428期 2018-10-08發表]
 
■  戴肇洋
 
 
台灣省商業會顧問、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學博士修畢。歷任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顧問,台灣綜合研究院副所長、所長兼財經諮詢委員會委員暨執行秘書,台灣經濟研究院組長,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國際經濟組召集人,中華勞動與就業關係協會顧問,日本關西大學經濟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員等職。
 
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於上週中邀請中方代表,希望再度恢復兩國貿易諮商談判。不過,9月17日美國特朗普政府正式公佈,經過七週公眾評論與公開聽證等程序,除了7~8月兩個階段已課徵25%關稅的1,096項、價值500億美元產品之外,從9月24日起至年底止再度針對5,745項、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大陸進口產品加徵10%額外關稅,明年1月1日稅率則是從10%上調至25%。此外,白宮在公佈特朗普總統此項關稅措施之同時聲明,中國大陸若對美國農民或其他產業採取報復行動,美方則將立即進行第四階段約2,670億美元中國大陸輸美產品課徵額外關稅。
 

中美貿易爭端朝向

“全面開打”

 
特朗普總統表示,由於中國大陸對美國的技術與智慧財產相關項目,始終採取許多不公平貿易政策與做法,例如迫使技術轉移等,此將對美國經濟的健全與繁榮造成嚴重威脅,身為總統具有責任保護美國國家與勞工、農民、企業利益,無法坐視不管,希望中國大陸領導停止該國不公平貿易政策與做法。亦即最近幾個月來,雖美方一直敦促中方給予美國企業公平與對等待遇,而且中方有許多的機會可以解決美方所關切的議題,但中方迄今並未積極採取行動加以改善,期待能夠與中國大陸的領導共同解決貿易爭端。
 
面對美國政府單邊行動採取貿易保護做法,9月18日中國大陸政府隨即聲明:除了7~8月兩個階段已針對878項、價值500億美元美國輸陸產品加徵25%的關稅之外,為了考量中國大陸正當權益,以及堅持全球自由貿易秩序,拒絕在美國壓力下低頭,決定採取“以牙還牙”同步進行反制措施,從9月24日中午起針對5,207項、價值600億美元美國輸陸產品加徵5~10%關稅,同時考慮降低諮商談判格局,以及預告如果美方再度出招,中方在迫不得已狀況下,將會給予對等報復。
 
從上述中很顯然地可以發現,中美兩國貿易爭端從今年3月起迄今,逕自採取持續加碼提高關稅報復,雙方似乎已經無法擺脫擴大貿易爭端夢魘,甚至朝向“全面開打”地步。如果中美雙方貿易衝突不斷升高,甚至最後發展為美方針對共計5,170億美元中國大陸輸美產品課徵高額關稅之情境,若以2017年美國從中國大陸進口產品總值5,050億美元額度來看,即是對全部中國大陸進口之產品加徵關稅,此讓全球各國必須戰戰兢兢進行評估其對自身的影響,生怕在中美兩國貿易爭端下遭到流彈波及。
 
事實而言,美國政府內部對中美兩國貿易爭端的立場不太一致,已經不是新聞。例如:雖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 (Steven Mnuchin) 曾經先後透過中美兩國高階官員進行系列諮商談判,期待達成協議解決雙方貿易爭端,但隨即遭到總統特朗普推翻其共識,進而指示幕僚採取各種關稅威脅在傷口上灑鹽,使得中方並不清楚美國政府究竟是誰說了算,不但增加對美國履行協議之缺乏信心,甚至可能導致未來中美兩國貿易談判日益困難。

 

中國大陸可化危機為轉機,倒逼改革

 
面對美國政府採取“單邊主義”引發中美兩國貿易爭端情勢持續升高之下,雖讓全球許多國家經濟如同亂雲罩空,陷入難以預測的風險,其未來發展陷入詭譎多端變化,但若從另一角度來看,個人認為其已成為中美兩國重新調整經濟結構的挑戰。
 
先從中國大陸經濟狀況來看,近年以來透過“去槓桿”為核心精神的結構改革計劃,在中美兩國貿易爭端壓力下,似乎已調整朝向“穩槓桿”為方向。事實而言,中國大陸從1980年代起迄今30餘年以來憑藉其生產成本競爭優勢,一直是扮演“世界工廠”的角色,是跨國供應鏈的相對中、下游,負責最終階段產品加工與組裝,因此在美國商場中許多中低價產品大多屬於中國製造。再者,在2008-2009年全球陷入金融風暴期間,中國大陸為了抵銷其出口下滑5%所可能造成的衝擊,其對固定投資的成長更是超過24%。雖此一政策讓中國大陸經濟維持9%以上的增長,但卻又因部分項目過度投資而導致呈現產能過剩現象,甚至升高境內金融危機風險。
 
儘管,中國大陸政府頗為瞭解必須降低對出口與投資的依賴,同時積極拉抬內需消費,除了可以改善經濟體質之外,亦可更進一步厚植具有抵抗外在環境劇變能力;然而,歷經過去兩個“五年計劃”經濟改革之後,雖已相當提升了民間消費佔比,但其成長幅度卻又顯得緩慢。此乃部分學者專家認為,一旦中美兩國貿易爭端持續未停,尤其美國透過關稅作為武器,不但可能因進口成本增加而推高物價,進而延伸造成內需消費成長轉為疲弱,而且更加可能因民眾心理因素而波及股市,甚至影響匯率。
 
不過,個人則是認為,中國大陸經濟體質已經今非昔比,美國利用提高關稅採取保護貿易主義,在造成中國大陸經濟受到一定程度衝擊的同時,雖在短期內或許帶給民眾心理震盪,但在長期上卻又提供中國大陸政府藉此重新檢視經濟結構,甚至成為下一“五年計劃”經濟改革規劃方向參考。換句話說,此次中美兩國貿易爭端所衍生的危機,其實就是轉機,甚至已成為中國大陸倒逼加速改革的引擎,除了落實扶植小微企業生存、協助民間企業發展之外,將會更進一步擴大開放市場准入、外資持有比例,進而促進中國大陸市場經濟型態升級。
 

美掀爭端出於

多重整體戰略考量

 
再就美國經濟狀況而言,其實目前其經濟在先進國家中表現最為優異。依據相關資料統計顯示,2018年第二季GDP相對前季成長4.2%是近4年以來的最佳表現,加上失業率3.9%為18年以來的新低,平均時薪年增率2.9%則是金融危機之後最高增幅;不過,特朗普總統所重視的縮減對外貿易赤字,卻又持續擴大,尤其2018年前7個月美國貿易赤字已經達到3,379億美元,比較去年同期增加220億美元,創下10年以來新高。在此,如果回顧過去30餘年以來美國經濟表現似乎可以發現,拉抬美國經濟成長最為重要引擎的是民間消費,在大量進口國外消費產品提供美國民眾消費,推高美國貿易赤字升高擴大逆差的同時,其經濟表現卻又呈現越來越好現象。
 
由於特朗普總統及其幕僚團隊並不甘心美國經濟在這種貿易赤字下所呈現的假相繁榮,加上近年以來中國大陸經濟快速崛起,同時推動“2025中國製造”計劃朝向強國之路前進,讓美國發現其經濟“霸主”地位受到空前之挑戰,不論是政府官員、精英階層,抑或是智庫學者、部分民眾,已逐漸將其“假想敵人”瞄準這個已崛起的新興大國。再者,特朗普總統及其幕僚團隊認為,最近美國經濟轉好,加上民氣可用,不但是推動美國經濟結構改革的良好時期,而且更是解決中美貿易爭端的絕佳機會。
 
9月17日至19日,中美高端智庫在華盛頓和芝加哥兩地,就中美經貿摩擦進行深入對話,尋求緩解兩國貿易爭端之道。這是自今年初美國頻繁採取單邊主義措施並導致中美經貿摩擦不斷升級以來,兩國智庫專家再度就貿易問題進行集中對話交流。 (新華社圖片)  
 
在此一發展情勢下,個人則是認為,美國決定採取“單邊主義”利用關稅保護貿易,除了希望藉此阻擾“2025中國製造”計劃進度之外,配合之前所通過實施的減稅法案,希望在短期上,刺激國內消費的增加與投資之成長,讓美國的經濟穩健復甦;至於在長期上,則是期待吸引外國直接投資進入和鼓勵美國跨國公司海外盈餘回流,讓美國的經濟持續成長,進而完成其在競選總統時所倡議的“以美國優先、讓美國再次偉大”願景。由此顯示,美國掀起中美兩國貿易爭端其實是多重整體戰略的考量,明的是削減對中國大陸的貿易赤字,推動美國經濟結構改革,俾為美國謀取最大商業利益;暗的是打壓新興大國,阻擾中國大陸快速崛起,藉以持續其全球“霸主”地位。
 
至於特朗普總統所掀起的中美貿易爭端未來動向,個人則是認為,其影響因素大致可以歸納,包括:目前全球被捲入貿易衝擊的其他國家,例如加拿大、墨西哥、歐盟、中國大陸、日本、南韓等所採取的反制力道多寡;美國自身經濟所承受的壓力多寡;美國11月期中選舉之後共和黨、民主黨兩黨政治版圖變化多寡。畢竟,以商人出身的特朗普總統往往因環境情勢變化,而逕自調整政策,例如移民家庭團聚、朝核等問題。

 

“單邊主義”傷人傷己

 
然而,更加值得我們重視的是,任何貿易戰爭有如“七傷拳術”,傷人亦會傷己。其實,過去數月以來狀況更加說明,美國未蒙其利,反而先受其害,雖2018年上半年度美國經濟各項指標所呈現的數據資料頗為亮麗,但對外貿易赤字反而創下10年以來新高,此與特朗普總統最為重視縮減對外貿易赤字誓言,似乎自打嘴臉。
 
在此同時,中美貿易戰爭之下子彈亂飛,也造成了許多國家經濟遭受傷害,誠如許多學者專家指出,此次美國掀起貿易戰爭,已嚴重地衝擊戰後美國主導所形成的世貿規則和秩序。另一方面,美國在這場貿易戰爭中未必能夠予取予求,尤其面對已超“德”越“日”僅次美國經濟體的第二經濟體中國大陸,博弈除了造成雙方傷痕累累、付出沉重代價之外,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屆滿10周年、回暖頗不易的世界經濟,也有再度受創之虞。20世紀30年代,美國所掀起的貿易戰爭,最後導致全球經濟陷入蕭條,更是殷鑒不遠。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3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