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美蘇貿易戰”與歷史啟示錄﹙中﹚
US-Russia trade war and its history revelation (middle)
趙曉 [第3427期 2018-09-24發表]

趙曉
  趙曉(Dr.Peter Zhao),經濟學博士、經濟學家、香柏領導力機構首席經濟學家;曾供職於國家經貿委、國務院國資委等政府機構;曾任北京科技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哈佛大學等多所著名大學的訪問學者。主要研究方向:宏觀經濟與中國經濟、房地產與貨幣、制度與制度轉型(宗教與文明)
 

蘇聯經濟崩潰的外部衝擊:“美蘇貿易戰”之石油戰爭

 
中國號稱“地大物博”,其實是一個地大物不博的國家,俄羅斯卻無論從總量還是人均資源,都稱得上地大物博的國家,石油資源全球領先。俄羅斯能源大國地位的興衰與國運休戚相關,並影響了世界格局變化。
 
自沙皇俄國開始,俄羅斯的石油生產就在全世界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1898~1901年的石油產量曾超過美國雄居世界第一。1911年,沙皇俄國的石油產量為1120萬噸,竟佔到全球2124萬噸產量的一半以上。之後,美國奪得石油產量第一的寶座,並保持到1974年。1975年,蘇聯石油產量再次超過美國;1986時,蘇聯石油產能相當於美國的140%,天然氣產量相當於美國的133%。蘇聯解體後,1992年沙特超過俄羅斯,成為世界第一大石油生產國和出口國。然而,2007年,俄羅斯再次勇奪石油超級大國的桂冠。2009年,美國發生“頁岩氣革命”,取代了俄羅斯天然氣第一生產國的地位。
 
石油經濟正是當年蘇聯大國崛起的關鍵因素。20世紀60~70年代蘇聯西西伯利亞發現了巨型易開採油氣田,石油儲量集中,油層埋藏淺,油井多為自噴井,單井日產量高,油質好。蘇聯的石油經濟由此狂飆突進時期。1984年,西西伯利亞油田產量超過3億噸,佔了全蘇聯石油產量的一半以上。
 
 
適逢60~70年代中東政局動蕩不安,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組成並不斷提價,國際油價出現史無前例的上漲,從70年代初的每桶三美元直漲到1973年的12美元,繼而漲到1979年的35美元。當時,國際原油價格每桶上漲1美元,蘇聯就可以增加10億美元的收入。以1978年為例,蘇聯向西方出口石油雖然僅增加5%,但是其外匯收入增加了2.5倍,達到了140億美元。而西西伯利亞油氣工業每投入1盧布,經過3~4年就可以收回30~40盧布的利潤。蘇聯一時國力暴漲、國運無雙。
 
筆者在以前的文章中曾經講過“資源詛咒”:因為資源豐富,結果人變懶、任性、腐敗,最終反受其害。得益於石油暴利,無需經濟改革、無需刮骨療毒,蘇聯經濟就得到了巨大改善,保障了蘇聯與美國進行軍備競賽,還有錢大量購買外國先進設備和消費品,蘇聯用於購買國外技術和糧食的財政硬通貨中,60%以上靠石油收入。
 
石油外匯收入當然還輕鬆解決了當時的糧食短缺。在需要糧食時,蘇聯部長會議主席柯西金就給西西伯利亞石油開採企業的領導穆拉夫連科寫個條子:“面包出現問題,請增加300萬噸計劃外石油”用於出口創匯。一切搞定!
 
蘇聯農產品進口量最終達到所需糧食總量的40%以上,這成為蘇聯經濟致命的軟肋。無論是黃金開採,還是木材、棉花的出口以及對外舉債,都不能保證用來進口農產品的穩定撥款,惟有石油,才為蘇聯經濟打了雞血。
 
蘇聯人預期,70年代的油價上漲會穩定下來,持續保持高位。這一誤判讓蘇聯在日後付出了高昂的代價。
 
冷戰來了,美國將利用石油打擊蘇聯。80年代中期的局勢表明,高油價與突發性的地緣政治和經濟狀況緊密相關,根本不能持續。
 
早在1973年和1979年兩次石油危機期間,蘇聯為了謀利曾大幅增產,拒絕與OPEC限產保價相配合,爭當西方的“可靠夥伴”,這為日後沙特與蘇聯的石油大戰結下了樑子。
 
1980~1982年間,世界經濟出現連續衰退並伴之以石油價格的下降。蘇聯完全沒有預見到這一情況將給蘇聯外貿及金融貨幣帶來何種災難性的後果!
 
1981年,列根上台,實施“列根主義”,升級了從杜魯門時代開始的對蘇聯的“冷戰”,選擇與蘇聯強硬、直接對抗,而不像前幾任總統尼克遜、福特、卡特那樣採取緩和政策。
 
“列根主義”對蘇政策以贏得冷戰為最終目標,其戰略被命名為NSDD(National Security Decisions Directive)。列根相信“唯有實力才能獲致和平”,在三個戰線上同時對抗蘇聯:經濟上—減少蘇聯獲取高科技技術的機會並減少其資源,包括壓低蘇聯商品在世界市場上的價值;軍事上—增加美國的軍事支出以鞏固美國在談判上的立場並迫使蘇聯轉移更多經濟資源至軍事用途上;以及秘密地支持全世界的反蘇聯勢力。
 
在經濟上,列根果斷啟動“美蘇貿易戰”,通過減少對蘇聯的石油進口,施壓OPEC增產,使世界石油價格低位運行,切斷蘇聯軍備競賽所需資金來源等,全力從外部拖垮蘇聯經濟。
 
1983年春,美國將一項協議加給北約,限制北約從蘇聯購買天然氣的數量,規定北約從蘇聯進口的天然氣不得超過其能源需求量的30%。切斷了蘇聯從西歐獲取硬通貨的渠道。
 
世界經濟週期影響石油供需的平衡,進而刺激油價的漲落。西方經濟衰退和危機的週期一般為5~6年一個循環。國際油價走勢與之相契合:3~5年短波段、10~12年中波段、28~30年為長波段。80年代,西方經濟本陷入到戰後最嚴重的經濟危機,但美歐為了抑制本國通脹、刺激經濟復甦並打壓蘇聯石油收入,反慫恿沙特於1985年燃爆戰後國際石油市場最慘烈的價格戰。
 
沙特基於三點理由接受了美國的“逆向石油衝擊”戰略:一是借此削弱正處於兩伊戰爭中的伊朗和伊拉克的經濟;二是報當年蘇聯石油傾銷一箭之仇;三是狙擊1979年蘇聯出兵阿富汗帶來的地緣政治威脅。
 
1985年8月,沙特增產,實行“逆向石油衝擊”戰略(與70年代初應對第一次石油危機的戰略相反),向已顯蕭條的世界市場注入石油,打壓油價。這一年,沙特的石油出口從不足200萬桶/日猛增到約600萬桶/日,秋末更達到900萬桶/日。自1985年11月開始,國際市場上石油價格直線下降,從30美元/桶一路下跌至每桶接近10美元,下跌幅度近70%,創13年來最低紀錄。
 
國際油價暴跌使得蘇聯一夜之間損失了超過100億美元的硬通貨,幾乎是其硬通貨收入的一半。在當時,每桶石油價格下跌1美元,莫斯科每年的收入就要減少5~10億美元。天然氣的價格形成與石油價格掛鈎,因此蘇聯出口天然氣的收入也減少了數十億美元。與此同時,美元貶值又使莫斯科收入每年減少大約20億美元。
 
1984年,能源出口收入佔蘇聯外匯收入最高曾達到54.4%。隨着世界油價走低,石油出口收入從佔蘇聯外匯收入的38.8%(1985年)很快下降到33.5%(1987年)。蘇聯能源部的官方統計是:1985~1988年世界油價從1984年的212.6美元/噸下降到1988年的93美元/噸,下降了129%,致使該國四年間共計損失400億盧布。
 
軍火是蘇聯繼能源之後的第二大出口商品,蘇聯的大部分軍火出口到了中東國家以換取美元。由於油價暴跌,中東國家收入減少,致使蘇聯軍火銷售量在1986年減少了20%,莫斯科又失去了20億美元硬通貨。
 
為避免石油之戰的損失,蘇聯當局也曾在1986年1月宣佈停止向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出售原油,並力求增加天然氣出口。這是因為他們判斷油價下跌只是轉瞬即逝的暫時現象。
 
但油價持續下跌,而蘇聯急需賣油換糧,才能繼續保障糧食供應。無奈之下,蘇聯只好靠提高出口來彌補油價下跌造成的外匯收入的下降。1971~1989年蘇聯石油出口增長90%,1989年達到1.847億噸(其中原油1.273億噸,油品0.574億噸)。出口量佔開採量的比重不斷增加:1970年為25.8%、1980年為27.7%、1987年為29.1%、1988年為34%。然而,增產不增收,石油外匯收入反而下跌。例如,1988年俄聯邦石油產量比1981年提高2100萬噸,出口增加4800萬噸,但收入卻下降了50%。
 
為了糧食,蘇聯只能繼續大力提高石油產量,靠提高出口量來彌補油價下跌造成的外匯收入下降,這就需要投資開發新的油田。然而,易採而便宜的油田已經枯竭,新油田開采成本上升了70%,而開採的資金和新技術都非常匱乏。情急之下,蘇聯政府采取了撤換領導等補救措施,但行政措施無力回天。其結果,蘇聯石油產量在1988年達到6.25億噸、佔世界總量21%的巔峰後便掉頭向下,1990年的產量僅有5.7億噸,甚至不及1978年的水平,到1991年蘇聯原油出口減少了一半以上。
 
 
石油支柱垮塌,蘇聯經濟和人民生活水平急轉直下。1989年,蘇聯居民實際生活水平下降7%,約4000萬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戈爾巴喬夫深知石油工業在整個蘇聯經濟中的支撐地位,1985年他上台伊始就考察了西西伯利亞,並劃出了一筆資金,穩住了石油產量。但他上台時正面臨蘇聯綜合國力下降、內外交困的局面:阿富汗戰爭還在持續,1986年4月又發生切爾諾貝利核洩漏事故,與美國軍備競賽消耗了蘇聯國內資源的40%,再加上油價暴跌令外匯收入急降,戈爾巴喬夫無計可施,只能眼睜睜看着蘇聯經濟走向崩潰……
 
關鍵時刻,對手不忘補上一刀。1991年,美國繼續解凍戰略石油儲備,而沙特阿拉伯又一次將石油產量提高了3倍。此時,蘇聯政府就連第十三個五年計劃(1991~1995年)中維持石油穩產在5.8億噸所需要的1100億盧布也拿不出來了,蘇聯外匯收入更加銳減,進而令當時物資短缺到極端地步;人心浮動,不滿情緒日甚一日……
 
蘇聯對西方石油出口下降,但超過出口三分之二是面向經互會(經濟互助委員會)成員國。而在經互會體系下,蘇聯出口石油換回的是轉賬盧布,只能用於經互會內部結算的計量單位,在外部市場形同廢紙。迫不得已,蘇聯減少了對東歐的石油供應,然而此舉導致的直接後果就是蘇聯多年精心打造的朋友圈離心離德。
 
▲蘇聯解體後,1992年沙特超過俄羅斯,成為世界第一大石油生產國和出口國。圖為位於沙特東部地區沙漠腹地中的一個石油鑽井平台。(新華社圖片)  
 
前蘇聯經濟有兩大支柱:原油和軍工。當石油經濟被摧毀、軍火也賣不動時,蘇聯的財政赤字猛增,被迫無奈地走向了大印鈔票、貨幣放水的自殺歧途。超級通貨膨脹隨即到來,外匯黑市交易活躍,盧布貶值壓力巨大,而經濟形勢很快從嚴峻轉為經濟危機。為制止外匯黑市交易和增加外匯收入,自1989年11月1日起,蘇聯國家銀行對出國旅遊的蘇聯公民實行以盧布兌換美元的新匯價—6盧布26戈兌換1美元,一次貶值近10倍。但形勢繼續惡化,蘇聯的國民收入(GNP)在1990年下降了2.4%,在1991年則下降了13%左右,全國陷入經濟危機、社會混亂、內部分裂的狀態。
 
1989~1990,東歐劇變(又稱蘇東劇變、東歐革命)。
 
1991年7月,華約組織解散。
 
1991年12月25日,戈爾巴喬夫辭職,蘇聯解體。俄羅斯聯邦成立,葉利欽登台。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2019全國兩會
老記讀會
粵港澳大灣區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9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