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專家論壇 > 正文
中美對抗:特朗普或許需要戰術喘息
China-US conflict: Trump may need a strategic reprieve
劉瀾昌 [第3425期 2018-08-27發表]
 

劉瀾昌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學士、碩士和博士。曾在香港《南北極雜誌》、《開放雜誌》、《香港經濟日報》、《星島日報》、《香港商報》和鳳凰衛視任職,做過記者、編輯、編輯主任、主筆等。曾任香港亞洲電視高級副總裁,負責管理新聞部及新聞資訊節目。策劃製作過《解密百年香港》、《澳門五百年》、《香港風華》、《三年零八個月》和《小平和香港》等專題片。撰寫時政評論,用過柳三禪、劉斯路、古呂、喬小橋、石沙等筆名,在香港台灣等報刊雜誌撰稿。著有《香港一國兩制下的新聞生態》、《aTV絕密文件》等著作。
 
中美又談判了,全世界都覺得這是好消息。儘管這是較低級別的磋商,中方領銜的是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美方則是財政部副部長瑪律帕斯,但是談判總比不談好,談判本身即意味着雙方都希望避免貿易戰繼續升級。北京強調的是這次貿易磋商是“應美方邀請”,而且“不接受任何單邊貿易限制措施”,也就是說,美方也有求於北京。筆者倒是感到,當下,特朗普或許需要一個戰術喘息。
 
筆者的分析,主要不是來自貿易戰本身,而是貿易糾紛之外的兩件事,一是朝核問題,二是台灣問題。如所周知,特朗普這回可是“戶戶點火,村村冒煙”,在全球到處燃點火頭,藉此以勢壓人。殊不知,也造成分散力量,捉襟見肘,顧得頭顧不了尾。事實上,朝核牌和台灣牌,都是美國針對中國這個戰略競爭對手的全球戰略的組成部分。
 

朝鮮牌:管控情緒

暫不加碼“極度施壓”

 
在中美重開談判消息發出前,特朗普在白宮辦公室搞了一次公關宣傳活動,首先說了一通現在美國經濟如何如何好,GDP、就業、薪金、零售額、工業產能、低通貨膨脹,美元穩定、資金回流等等;另一方面,中國經濟如何如何不好,甚至“崩潰”之類的話都說出口。一聽就知道,是配合談判的陣前宣傳,但是過於失真的渲染只會造成適得其反的“露怯”。
 
筆者最驚奇的是。特朗普在這次“宣傳秀”中說,“我們和朝鮮的關係似乎非常好”。特朗普又補充說,“這可能稍微受到了中國的干擾,因為中國真的不喜歡我們發起的貿易戰”。國務卿蓬佩奧接着說,“是的,總統先生。數月來,朝鮮沒有額外的試核試導行為,我們還在和朝鮮方面報紙對話,竭力為朝鮮人民提出一個更光明的路線圖。關於美軍將士遺骸回國的問題,我們接下來將繼續和國防部溝通,直至運回全部的遺骸。現在,只運回了55具,尚有數百遺骸留在朝鮮。”說完了就完了,朝鮮棄核進展就一字不提了。這種糊弄也過得了關?也許因為不是記者會,特朗普及高管自說自話,沒人刨根問底。
 
事實上,自從特朗普和金正恩新加坡會晤之後,在朝鮮半島無核化上還沒有見到有大的進展。美國方面的媒體,不斷有報道美方對朝鮮施壓的消息,但是,聽蓬佩奧的說法,白宮並不焦急。而來自朝鮮方面的消息,則是平壤要求美國盡快先完成由朝韓美中四方簽署的終戰宣言,是朝鮮半島由停戰機制轉為和平機制,並在這一機制對朝鮮安全的保護下,完成棄核及朝美建交。但是,美方不太接受這一路線圖,反而要求,朝鮮先交出核武才能簽終戰宣言。
 
國際社會一般相信,要能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必須是各方“行動對行動”,因為實際上朝美缺乏互信,而中美貿易戰開打美國單方面撕毀磋商協議導致北京與華盛頓也有信用危機。當下,朝鮮已經炸毀豐溪里核試驗場和拆除西海導彈試驗基地,美國對等的是停止了美韓軍演。按理,特朗普對於朝鮮還沒進入實質棄核,應該不耐,並且在原有的“極度施壓”上再加碼,可是特朗普似乎“管控了情緒”。為什麼呢?他對伊朗、俄羅斯、土耳其可不是這樣。也許,他明白朝核複雜,也或許就如他所說與中國有關。不管怎麼說,特朗普暫時不對朝鮮加碼“極度施壓”,可視作一種戰術喘息。全面開花作戰,太累了,喘口氣。
 

台灣牌:降調降溫

處理國防授權法

 
另一件事,特朗普簽署了“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標誌着該法案正式生效。法案中包含要求美國政府制定“全面對華戰略”、就加強台軍戰備提交評估和計劃、加強外商投資審查等涉華條款,北京方面表達強烈不滿。不過,對照改法案的初稿,最後交由特朗普簽署的做了降調降溫的處理。似乎,這也是特朗普政府的戰術調整,暫時還不至於“去到盡”。
 
從總體上看,特朗普簽署總額達7,160億美元的“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增設了相當多干涉中國內政的涉台政策條款,判定其是一份大打“台灣牌”的法案,是符合實際的。而且可以看到未來美國精英階層或者說是共和民主兩黨共識的對華戰略趨向,那就是:在定義了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之後,美國要保護“世界第一”的地位,不惜使用政治、外交、經濟和軍事上各種手段,尤其還有優勢的手段。在某些方面,即使犧牲局部的經濟利益,例如這次的“加徵關稅戰”也要維護美國的整體霸權利益。而打“台灣牌”牌,是成本效益較高的一張王牌。美方清楚,中國是當今世界所有大國中唯一沒有完成國家統一的國家。事實上,即使中美建交之後,美方也從沒有放下過“台灣牌”,只不過隨着大形勢的變幻,使用這張牌的程度、烈度有所不同。當美國主要精力放在對付前蘇聯時,較為收斂;當美國在中東和阿富汗兩個戰場同時開火之際,也是緩用台灣牌;而在中國發展順利的時候,美國就放李登輝入境掀起台海危機;不過,在台獨活動過分猖獗,有可能給美國惹出“麻煩”時則有所收斂。中國國家綜合實力的增長,也對美國台灣牌的使用程度產生影響,使其不得不有所顧忌。
 
當今世界,北京要求所有建交國都遵循一個中國原則,美國也毫不例外。但是,鑒於歷史的原因,美國的一中原則是低水平的,是有後門,有但書,那就是美國用國內法去限制和衝擊一個中國原則。最早,就有“台灣關係法”,之後,還有不同的軍售法案以及其他涉及對台關係的法例。早在2017年的《美國國防授權法》,就要求加強美台高層交流,2018年的《國防授權法》,則要求國防部評估美台軍艦在對方港口互相停靠的可能性。這都完全違背了中美三個聯合公報所達成的協定。當時,中國駐美公使李克新放言:美國軍艦進入高雄之日,就是武力解放台灣之時。相信,李公使的話也會“勿謂言之不預”,同樣也有震懾作用。
 
到了今年,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之下,“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原來在草案裏有美方要參加台軍的漢光演習的內容。最後,特朗普簽署的法案卻做了調整,不直接提美國要參加台灣方面的漢光演習,而是說要推進與台灣進行實戰訓練及軍事演習的這種可能性和這種方法的探索。兩相比較,前者是直接要美軍實施參與台灣軍演,後者則是退回到研究可能性的階段。
 
顯然,美方這只是戰術降調,並非戰略後退。從某種意義說,美方將“軍艦入台”和“參台軍演”,作為兩張意向牌吊起來,也起到威懾作用,但是也表明對北京有所顧忌。實際上,也可以視為戰術喘氣。
 
如果美國認定中國是長期的戰略競爭對手,那麼在戰略層面上,華府是不會收手的。但是,這幾個月較量下來,特朗普及其智囊團應該明白,十四億人的中國是個大傢伙,不是一億人的日本和俄羅斯,比起三億人的美國的內需市場潛力更大,在當下的國際條件下用軍事手段不行,用經濟手段也啃不動,反而“自傷八百”。所以,為了中期選舉的短期目標,特朗普可以暫且休戰。以後何時再戰,計算清楚再說。


經導全媒體矩陣
共築中國夢
2018寶博會
不到武陵源 焉知張家界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35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